黑衣人有何目的可達到?

分析 04:00 2019/08/02

分享:

近月前綫的示威者及背後的策劃人真正的意圖是甚麼?他們提出了5大訴求,但我認為這只是煽動群眾運動的階段性工具或口號,不足為信。為甚麼?

《逃犯條例》在相當一段時間內已活轉不過來,他們對此心知肚明,怎會以撤掉一道已死的條例而大費周章?不能把他們的活動定性為暴動?他們若真的這麼介意,便不會不斷推高暴力的層次,唯恐公眾看不到他們搞暴動的證據。不檢控這些「義士」嗎?他們當然有此主觀願望,但這等同把自己視作高於法律之上,有腦的都會知道,在法治社會這不會實現。弄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近日暴力因素愈來愈明顯,委員會若客觀處事,斷不可能還這些暴徒一個「清白」,所以他們根本不打算理會委員會可得到的結論,到時聲稱委員會只是權貴打壓群眾便可。他們真的很希望特首是普選產生嗎?特首若是普選選出,而又效忠中央政府的話,將是香港泛民的噩夢,特首等閒得票一、兩百萬票,得票幾萬的泛民議員哪人再有底氣與他抬槓?幾年前中央訂831框架,在今天港獨勢頭更明顯的環境下,中央就算再推出新的框架,那可能比831更寬鬆?

政府不可能應允5大訴求

從上可知,示威者若是有腦的,也可清楚知道政府不可能完全滿足這5大訴求,正如上面所述,它們只可能是一些階段性工具,若政府在某些地方稍為讓步,他們便在別的地方得寸進尺,務求保持其運動的持續性。

在這裏我們本也應把人數較多的和平示威者與隱藏在群眾中的暴徒區分開來,但可惜泛民議員已表明不會與這些暴徒割席,而示威者又以「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為口號,和平人士雖不見得認同暴徒的手段,但他們若不主動劃清界綫,恐怕也可能會受到牽連。正因為不敢割席,示威活動實質上已被暴力分子騎劫,泛民政客要為此付出代價。

既然運動已被騎劫,和平的部分也已成為暴力部分的掩護,我們若想探討運動的目的,只需集中研判暴徒而不是和平示威者的意圖便已足夠。要推斷其意圖,自然要以他們的行動為根據。

近日他們暴力層次升級,已是不爭之論,連美國官員也承認暴力已出現,難以用和平來作掩飾。衝入立法會並大肆破壞,是暴力升級的第一波,隨着在沙田新城市廣場圍毆落單的警察,並咬斷其中一人手指,還有衝擊中聯辦、港獨組織被發現藏有高殺傷力炸藥、西營盤和上環示威中有人帶同弓箭等致命武器、有警察被腐蝕性液體所傷、晚上不同地方又會有野貓式的破壞活動等等。與暴力活動配合的,還有無聊透頂的阻礙港鐵開車的活動,示威活動也要「遍地開花」,直接騷擾各區居民的日常生活。可以斷言,這些活動只會使市民不安,不可能奪取到政權。

美國不會撤港獨立關稅區

這些活動的目的是要推翻政府嗎?在典型的顏色革命中,這也許會奏效,但香港只是一個城市,不是一個國家,背後還穩穩的有毫不受到影響的國家力量支撑,所以推翻政府只是一種幻想。這些人沒軍隊,可否要美國支持一下?美國至今還未有過與任何擁有核武的國家直接宣戰,會為這幫只得幾百人的黑衣人向中國開火嗎?美國在港早已建立了龐大的情報網,一旦魚死網破,中美完全反目,美國在港的利益及情報網也會遭到沒頂之災。希望美國廢除《香港政策法》,並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嗎?香港根本無甚本土產品輸到美國,香港亦是美國貿易最大的順差地區之一,說說狠話可以,但美國會如此愚蠢嗎?

由此可見,黑衣人根本動不了政權的分毫,他們的暴力破壞行動,反而被內地人民視為民粹主義的反面教材,中央也樂得如此。

所有這些行動,在過程中或許會使某些人得到一種海市蜃樓式的虛假成功感,到頭來,唯一能達到的,只是一種發洩的機會,但當然香港社會及港人生活也會受到其破壞。

我本來相信,因特區政府一連串進退失據,沒有中央政府動用《基本法》18條,把全國性法律暫時在港施行,香港近月所形成的肌體敗壞難以恢復,但現在黑衣人自己走上錯誤路綫,到處擾民,神憎鬼厭,自己打敗了自己,港府若能善用警察平亂,只要嚴格按法律原則辦事,並非不可以反敗為勝。

(本欄逢周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近期的示威活動其實已被暴力分子騎劫。(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雷鳴天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