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本地僱傭條例落後 對僱員罷工保障少

商業 13:23 2019/08/02

分享:

根據基本法二十七條,港人有罷工與組織工會的權利,但罷工前提是要由認可的工會發起,否則僱員難以得到保障。

香港是一個擁有健全法制與相對自由的社會,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二十七條亦訂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但罷工的原因有很多種,到底哪一類型才算合理?

罷工必須由工會發起

伍樂恒大律師表示,根據基本法二十七條,港人有罷工與組織工會的權利,但罷工前提是要由工會發起,否則僱員難以得到保障。

香港本地的罷工的自由,是指必須在有正式註冊認可的工會發動下的罷工或工業行動,而當中亦規限,罷工原因必須與僱員的福利、待遇、環境等的交易糾紛(trade dispute)有關。

他表示,在僱員罷工或工業行動中,在現行法例的框架下,的確得到若干保障。「根據僱傭條例(第57章)(Employment Ordinance)第9(2)條,僱主無權以僱員參加罷工而終止其僱傭合約。」

他又指,根據第332章 《職工會條例》(Trade Unions Ordinance)第42及43部分訂明,如僱員在已登記職工會發起的勞資糾紛行動中,僱員可以在若干情況下可豁免被民事或刑事起訴,僱主亦不能對已登記職工會提出侵權訴訟。

伍樂恒大律師表示,就員工角度而言,現行法例的確向僱主傾斜,或顯示法例對勞工保障的範圍太窄,甚或已經過時。(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伍樂恒強調,如果僱主因僱員在合法情況下罷工,但終止其僱傭合約、懲罰或以其他方式歧視該僱員,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第6級罰款。

僱主若因員工罷工而解僱或懲罰員工,有機會觸犯刑事,最高罰款可達10萬元。

勞工法例或已過時

「但即使如此,僱主仍然有機會以其他方式終止與僱員的合約。」伍樂恒指出,雖然僱主不能在工業行動以及罷工過程向僱員提出即時解僱要求,但過後其實亦可以循一般的程序及理由解僱僱員。

「僱主亦可以利用故意不服從合法而又合理的命令;行為不當,與正當及忠誠履行職責的原則不相符;犯有欺詐或不忠實行為;或慣常疏忽職責的理由解僱員工。」他補充,即使僱主不以罷工為由解僱員工,仍然有很多合理合法方式提出解僱。就員工角度而言,現行法例的確向僱主傾斜,或顯示法例對勞工保障的範圍太窄,甚或已經過時。

伍樂恒亦表示,香港很多行業,但並非各行各業都有工會,罷工或工業行動要在工會下發起,對於打工仔而言,者頂「保護傘」覆蓋的範圍的確有限。

外國有集體談判權(Collective Bargaining Right),勞工可以集體向資方談判,但香港則沒有,即使有立法會議員提出,最後都遭到否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