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解決香港的無政府主義

分析 04:00 2019/07/26

分享:

我相信大部分港人都在擔憂香港的社會環境迅速惡化。但我哭豺狼笑,也許有小部分暴徒因為眼見其破壞能力不錯,所以有虛假的樂觀情緒。說這種樂觀虛假,是因為他們連特朗普也不如,特朗普起碼知道中央政府可輕易平亂,只是它忍手而已。傳聞習近平下過命令,不死人、不流血。但到了某個臨界點後,流血可否避免,不得而知。

黑衣人搬石頭打自己腳

香港過去的經濟成就,建基於自由競爭市場機制與法治,歷年來香港在經濟自由程度、個人自由與法治的國際排名,一直都位列前茅。但我們不要忘記,自由經濟體制與法治,與無政府主義都有不可調和的矛盾,若是沒有政府執法,去保護私有產權與合約精神,市場經濟如何能夠運行?若無政府及負責執法的警察,法治也不可能彰顯。所以雖然我一直是自由市場的鼓吹者,我從不相信無政府主義,只相信有限度的政府。

近日香港局面惡化,無論政治立場如何,都應感到無政府狀態的危害。警力不足,保護不到立法會免受破壞,埋單的是港人。中聯辦被衝擊、國徽被弄污,大大增加內地民眾對香港暴徒的反感,將來香港若想得到更多優惠政策,會遇上阻力,一國兩制中的兩制亦會承受更大壓力。警力調到西環,黑衣人要「光復」元朗,便要面對無警時刻,遭黑社會追打,本是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但可憐路過的乘客遭此無妄之災。

我反對一切暴力,但找不到理由反對自衞還擊。本周末據說元朗又會有大龍鳳,有些人甚至揚言要去燒人祠堂、壞其祖墳,也許這些只是虛張聲勢的恫嚇言論,但當地鄉民若不相信政府有足夠警力保護他們,自己出錢招聘僱傭兵,其後果必定十分不理想。但我們在批評此等違反法治、自己執法的行徑時,在道德上卻是難以譴責因警力不足而仍想保衞家園的人。在美國,有人若未經許可入侵別人的家園,業主是有法定權利開槍射殺的。在無政府主義狀態下,必有一些無辜人受害。但在上周日的元朗事件中,不見得被打的全部都那麼無辜。這場衝突一早便山雨欲來風滿樓,除了住在當地要回家的人外,誰會這麼笨蛋把自己送去案發現場?有一部分在場者(當然不是全部,不用對號入座)大有可能是要去挑釁,或是要表達支持挑釁者的同路人。就算是以報道新聞為天職的記者,當中混有多少是花了50元註冊費便突然變身為記者的不明來路的人,那些僱傭兵不會知曉,也不會理會。香港保障市民集會示威的自由,但若警察一早已疲於奔命,心靈又因遭到羞辱而受到創傷,平常10成的功力發揮不到3成,這種自由的行使倒容易在無警時刻變為互相廝殺,誰會希望見到此情此景?

無政府主義的狀態看來還會繼續一段時間。在網上早已流傳着未來一段時間黑衣人到18區挑釁的時間表。我們也知道,每次表面和平的遊行後,必有一批人跑出來搞暴力。泛民有些政客及傳媒表示這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不肯與暴力分子割蓆,這是很不負責任的行為,他們擺明車馬與暴徒稱兄道弟,掩護他們,已經不可能被視為無辜的旁觀者,理應要為可能出現的暴力事件負責。

中央政府平亂易如反掌

這局面如何發展下去?主動權在中央政府,它要平亂易如反掌。香港政府軟弱,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中央最終不一定需要派解放軍來鎮暴,但香港愈被搞亂,中央出手的自由度便愈大,國際社會根本也無話可說,制裁也只會是空言。歐美經濟尚是不振,制裁中國是自找麻煩,連六四這麼大的事,制裁也很快便撤掉。我相信,按《基本法》18條把部分國內法在港推行一段時間已足夠,不用出兵,有了叛亂罪,罪犯還可能在內地服刑,無政府主義自會無疾而終。香港也可順手理順土地、教育、傳媒等等今天特區政府無法處理的問題,並且對香港的營商環境加以改善(例如地價下調後香港對外資更有吸引力)。在政治上,叛亂罪也許會使部分議員遭到DQ。香港早已是世界最大的情報中心,國內法律也可能使在香港的外國情報工作遭到沒頂之災。我們如果樂觀一點,倒可相信香港的各方勢力不想打破現時各方利益的均衡,制止激進分子把局面推向極端,避免帶來不利的大變革。

(本欄逢周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中聯辦的國徽被弄污,一國兩制中的兩制將承受更大壓力。(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雷鳴天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