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任澤平:樂觀與悲觀估算 影響199萬至420萬人就業

金融經濟 07:29 2019/07/20

分享:

中美貿易戰發展反覆,由最初的關稅談判,續漸擴大至科技、金融、地緣政治等範疇。恒大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院院長任澤平認為,貿易摩擦對中美雙方帶來的負面影響逐漸反映,故上月G20峰會後同意重返談判桌,以作緩和。

他指出,加徵新關稅對美國本土經濟亦有不少負面影響,2020年大選在即,在科技企業、消費者及農民等的反對聲音下,特朗普為求競選連任態度亦趨軟化。

加徵關稅拖累中國經濟、出口、就業及資本市場

任澤平歸納關稅清單的三大特徵,分別為(1)優先選擇對中國依賴度低的商品,(2)高科技製造業、傳統重工業製品及半成品,以及(3)可由生產商、消費者或非美國家或地區共同分擔稅款的資本品和中間產品。

他認為,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加徵關稅對中國經濟、出口、就業和資本市場的負面影響更明顯,拖累中國經濟增速,任澤平對此推算出樂觀及悲觀兩種情形。

樂觀情況:美國僅對25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屆時中國總出口增速將下跌2.2個百分點,對美出口增速則跌11.6個百分點,並將影響199萬人就業,其中處於貿戰風眼的行業,如機電、機械以及勞動密集型產業將受到較大衝擊。

悲觀情況:美國將對全部5500億美元商品實施關稅,屆時中國總出口增速將下跌4.7個百分點,拖低中國經濟增速0.3至0.7個百分點,影響420萬人就業,並加快產業鏈轉移,嚴重影響中國經濟發展。

資本市場方面,任澤平指中美貿易摩擦導致投資者風險偏好下降,製造業(尤其是勞動密集型產業)的跌幅尤為顯著,不過現時A股市場的估值仍划算,故最終走向將取決於基本面、風險偏好及貨幣寬鬆的博弈。

關稅同時對美國帶來負面衝擊

任澤平指,美國對中國出口暴跌,創1999年以來新低,並導致非農就業放緩,更進一步加重美國通脹壓力。根據紐約聯邦儲備銀行測算,美國加徵的關稅將致使普通家庭每年支出增加約1245美元(約9718港元)。

資本市場方面,不明朗局勢嚴重衝擊依賴中國市場的美國企業股價,任澤平指,近期美股創新高主要受美聯儲降息預期提振,但未來美股再度大幅空間有限。

中國需保持定力 擺脫被動

任澤平認為,中國需在談判中保持定力及擺脫被動,主動提出與美方推動建立「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的中美自貿區,並積極推動與其他地區的貿易往來。

面對產業鏈轉移等後遺症,中國應極推動產業升級,落實減稅降費、降低要素成本價格、及改善營商環境,以提高國際競爭力。 

貿易戰六大改革

任澤平指,貿易戰本質是改革戰,並對此提出六大改革:

一、建立高質量發展的考核體系,鼓勵地方試點,調動地方在新一輪改革開放中的積極性;

二、堅定國企改革,不要動輒上綱上綫、陷入意識形態爭論,要以黑貓白貓的實用主義標準衡量;

三、大力度、大規模地放活服務業;

四、大規模降低微觀主體的成本;

五、防範化解重大風險,促進金融回歸本源,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

六、建立居住導向的新住房制度和長效機制,關鍵是貨幣金融穩健和人地掛鉤。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