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看懂】超低息環境下 環球央行減息外還有何法寶甚麼刺激?

金融經濟 11:15 2019/07/17

分享:

面對全球經濟放緩,各國央行已開始減息或蘊釀減息刺激經濟。市場預期美國聯儲局本月減息的機會達100%;另邊廂,中國第二季經濟增長見1992年、有統計數據以來的最低水平後,人行減息降準的呼聲也漸高。事實上,除了減息,央行的工具箱還有甚麼法寶?下文逐一盤點。

減息空間有限

雖然各國也朝減息方向進發,但投資基金施羅德的首席經濟師Keith Wade指出,上一次衰退中,各央行的利率已跌至較低水平,許多已發展市場的利率仍處於紀錄低位,如歐洲央行及日本央行仍實施負利率政策(見下圖)。

雖然聯儲局早已曾啟動加息週期,但持續時間較市場預期為短,他認為各央行的減息空間有限。若然如此,央行還有甚麼法寶救經濟?

已發展國家利率普遍處於偏低水平。

工具一:重啟量化寬鬆

除了減息,各央行可以選擇重啟量化寬鬆,並使該政策成為常規措施。施羅德指出,大規模購買政府債券能夠降低債券孳息率以及刺激金融資產價格,從而產生財富效應。透過放寬貨幣政策的取態,量化寬鬆亦能夠發出訊號對利率預期產生影響。

不過,部份央行已購盡所有能夠購買的政府債券,如歐洲央行對公共債券的持有比例上限為市場總量的33%,這使德國國債稀缺成為問題。施羅德續指,即使有關限制能夠調整,鑒於債券孳息率已經極低,實施更多量化寬鬆計劃的影響可能有限。

此外,央行亦可擴大量化寬鬆的範圍。聯儲局的量化寬鬆僅限於政府債券及按揭抵押證券、歐洲央行亦購買企業債券及證券化債券,而日本央行亦購買股票及房地產。

工具二:階梯式利率

階梯式利率就像樓梯般愈來愈高利率,按照階段利率愈高,讓存款人將存款放到最後,賺取最高段利息。

施羅德指出,增加負利率的可持續性使央行能夠致力將利率長期維持於低位水平,這能夠放寬金融環境。根據歐洲央行的考慮,階梯式存款利率能夠減少負利率適用的結餘。這將使負利率僅適用於銀行存置於央行的剩餘存款,從而幫助銀行維持盈利能力,並使寬鬆貨幣政策能夠持續較長時間。

工具三:實施孳息曲線控制

施羅德舉例,日本央行於2016年啟動孳息曲線控制政策,以作為對量化寬鬆政策的修正。該行指出,日央行透過調整政府債券購買量,10年期政府債券孳息率的目標設定為0%,從而使央行能夠調整孳息曲線的形狀。這已使日本央行在減少日本政府債券購買量的情況下將孳息率維持於較低水平,從而使量化寬鬆更具可持續性。若能夠更廣泛實施,孳息曲線控制或會降低利率及滙率波動性。

工具四:直升飛機撒錢

最直接的方法是印鈔並直接派發 ,即直升飛機撒錢(helicopter money) 。不過,這會引發通脹憂慮,並對財政約束帶來嚴重威脅,損害央行獨立性。

工具五:財政政策

央行的工具有限意味著下一次衰退時重振經濟的重任需要交給財政政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現,雖然債務水平高企,但大部份已發展國家至少擁有一些「財政空間」---- 使用財政政策而不會危及市場渠道及債務可持續性的空間。在已發展市場中,意大利及西班牙的財政空間最小,這些國家雖然仍擁有合理的融資渠道,但存在債務可持續性的憂慮。

施羅德指出,那些能夠協調採用貨幣及財政政策的國家將會在下一次衰退中表現更佳。鑒於政治方面的限制及財政空間降低,這對歐元區或尤為具有挑戰性。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