築創科協作平台 實踐數碼轉型 楊偉雄籲擁抱失敗創新價值

特輯 - 經濟新動力 11:00 2019/07/10

分享:

楊偉雄 創新及科技局局長「透過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優勢,加上有關平台能凝聚全球各地頂尖科研人員,相信有助推動更多世界性的科研合作在香港進行。」

數碼轉型,是各行業以至社會發展的大勢所趨。配合有關轉變,特區政府近年先後推出多項政策,構建有利創科發展的生態系統,推動本港創新科技與創意產業的發展。創新及科技局局長楊偉雄接受本報專訪時直言,企業實踐數碼轉型,先要有面對失敗、擁抱失敗的心態。他又預料,本港金融與保險行業將於數碼轉型的浪潮中率先脫穎而出。

過去半世紀,本港經濟經過多次轉型,服務業亦於九十年代起支撐着香港經濟的發展,佔本地生產總值(GDP)90%以上。不過楊偉雄指出,近年鄰近城市,如深圳服務業的發展已急速起飛,約佔當地GDP的6成,「所以香港必須再次轉型,藉此維持競爭優勢。」

經濟體量小 宜構建平台促合作

實踐數碼轉型除有助本港企業加強競爭力、提升企業價值、推動多元經濟發展外,還可改良社會發展。楊偉雄舉例表示,政府近年大力投資的智慧城市,便致力讓市民感受到數碼轉型及數碼經濟帶來的好處。由於數碼轉型與經濟及民生發展息息相關,他強調,本港企業若不順應潮流作出改變,恐難以為其業務及股東增值。「在數碼轉型的浪潮中,無論是企業管理層或政府官員,同樣需要有創新思維,緊貼市場與科技發展。」

誠然,面對數碼轉型浪潮,不少國家或城市已積極尋求對策。不過,楊偉雄認為,與其由政府單方面推動,香港更適合以協作平台的方式,帶領企業及社會實現數碼轉型。「香港目前的情況與紐約有點相似。兩者的經濟均側重於服務業和金融業,而且同屬多元文化,在擁抱科技的進程上相對較慢。」惟他強調,政府會借鏡當地的數碼轉型方法,但不會「搬字過紙」般複製到香港。

楊偉雄解釋,與其他主要城市相比,香港屬於較小型的經濟體。另外,香港熟悉全球平台的運作,所以在數碼轉型方面,建構平台、促進合作與發展的模式更適合香港的情況。「以平台協作方式,凝聚相關持份者,包括政府、業界,既可加強彼此的向心力,產生更大的協同效應,亦可充分運用香港固有的經驗和優勢。」

無上限扣稅 推動研發活動

由於創新科技在各行業的應用均有不同,加上每家企業的數碼轉型步伐不一,楊偉雄強調,現實難有統一的措施或政策支援企業度過數碼轉型的浪潮。「為此,政府除了推出相關撥款助企業轉型外,我們亦從多方面着手,鼓勵各持份者共同投入。」

楊偉雄舉例指,創新科技署早於2016年透過創新及科技基金推出「科技券計劃」,以2︰1的配對模式,向每家合資格企業提供最多40萬港元的資助,而該計劃於今年2月更納入恒常的資助計劃,「40萬的資助對中小企而言可說相當可觀。」。至於另一項以2︰1配對形式提供資助的計劃則是「再工業化資助計劃」。該計劃以配對形式,資助生產商在香港設立智能生產,以及向香港科技園公司額外提供20億港元資助,在工業邨物色合適的土地興建專項製造業所需的生產設施,冀令更多生產商在香港設立業務。

在共同投資以外,政府又為企業在本港進行研發活動的開支提供額外稅務扣減,藉此吸引企業主動及增加對研發活動的投入。「企業進行合資格研發活動的開支總額,首200萬港元可獲300%扣稅,餘額則可獲200%扣減,而且不設上限,所以只要他們肯做,政府便會提供扣稅優惠。」楊偉雄表示,按照以往同類政策的成效,扣稅的做法歷來行之有效,相信能成為企業加大研發的誘因。

培育創科文化 倡擁抱失敗 

充裕的資金固然有助推動企業研發更多創新科技甚至轉型,然而,合適的市場環境和氛圍才能令這種投入和發展持續。「所以在金錢資助以外,我們更重視對本港創科生態系統的改良。」楊偉雄形容,目前本港的創科創業環境發展不俗,就像創科局成立雖然不足4年,但已見證最少8間「獨角獸」企業的誕生。

他續指出,過去3年本港初創企業每年均有雙位數字的增幅,投資本港初創的風險投資(風投)基金的金額亦增加12倍。「即使是co-working space(共用工作空間)數目亦已達100個。這些現象均可見到本港創科生態系統正朝良好的方向改變。」

提到推動企業實踐數碼轉型的關鍵,楊偉雄直言要培育文化,令企業的負責人,以至社會具備擁抱失敗的想法。「因為創科或轉型的過程無可避免會面對失敗,所以企業必須學會如何從失敗中尋找成功,這是創科創業者必須具備的技能。而社會大眾亦應給予相關企業時間,避免因其轉型或創科失敗便對該企業指指點點。我們要緊記,擁抱失敗不等同接受失敗,而是敢於繼續向前。」

政府為企業助力 提供數碼轉型方案

為使企業以至持份者學會擁抱失敗,願意鼓勵相關企業再接再厲,楊偉雄透露,政府在有關工作上投入了不少資源,包括建構不同的協作平台,例如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的智慧政府創新實驗室及機電工程署的創新科技協作平台(E&M InnoPortal),推動公私營創科協作,鼓勵政府部門應用科技與本地研發成果,提升公共服務質素。而將軍澳的先進製造業中心和數據技術中心凝聚相關的持份者,並鼓勵他們互相協作,令本港企業在數碼轉型以至創科進程上做到最好。

「其實政府內部也鼓勵創新,推廣這種文化。我們透過科技統籌(整體撥款)支持各政府部門籌劃及推展科技項目,至今已有40多個項目,批出近3億港元撥款。」

在建立本地平台的同時,政府同時透過引入中國內地以至海外的國際知名企業在港設立研發實驗室,進行科研合作。「我們近期正透過香港科學園成立創新平台,包括聚焦於醫療相關科技的Health@InnoHK和集中發展人工智能及機械人科技的AIR@InnoHK便吸引國際知名的科研或學術機構申請加入平台,來港進行科研合作。」

楊偉雄相信,透過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優勢,加上有關平台吸引全球各地頂尖科研人員的凝聚力,有助推動更多世界性的科研合作在香港進行。


金融相關行業受惠 或成轉型先驅?

有指本港在數碼轉型方面需急起直追,楊偉雄指,本港各行業在數碼轉型浪潮中均表現積極,「因為大家都明白轉型能為他們創造更大的價值。」惟哪個行業會最先「跑出」,或預期最受惠於數碼轉型,他認為關鍵在於市場的需求和行業優勢。

「香港既然作為國際知名的金融中心,金融科技(FinTech)的發展相信會令金融業在數碼轉型浪潮中最先跑出。」楊偉雄舉例表示,在金融科技的推進下,香港除擁有全球首個支援跨銀行、電子錢包、全天候運作的即時轉帳平台「轉數快」外,在發展虛擬銀行以至首次公開招股(IPO)成績均在全球名列前茅。數碼港在短短數年間,建立了全港最大的金融科技社群,至今已聚超過 350 家金融科技企業。

配合金融科技的發展,楊偉雄預測,與該行業息息相關的保險、法律,以至監管等行業和領域在數碼轉型的浪潮中,亦會走在較前位置。「當然,除了這些與金融相關的領域外,其他如健康和城市管理等領域的創科發展同樣不容忽視。」

快速支付系統「轉數快」全日24小時不停運作,並支持港元及人民幣支付。(資料圖片)


政府服務電子化 eID勢成明年焦點

為配合本港企業以至社會的數碼轉型,近年政府及不少商業機構均從教育着手,在培育相關人才的同時,加深大眾對創新科技及數碼轉型的認識。不過楊偉雄強調,有關教育的對象並非限於年輕人,銀髮一族的參與亦同樣重要。另外,他又提及政府計劃於2020年中推出eID(數碼個人身份),藉此將所有政府服務電子化。「eID是一把鑰匙,它本身不載有任何個人資料,但若與個人生物認證連繫,便可把數據應用得淋漓盡致。」

面對不斷變化的市場需求和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為本港的數碼轉型步伐訂定時間表難有定論,惟特首在2017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出,計劃在2022年前,研發開支佔本地GDP的比例增加至1.5%(圖1)。「這是一個非同小可的改變,因為金額上是由180億港元提升至450億港元,相對政府現時每年約6,000億港元的開支,這是非常大的增幅。」楊偉雄期望,透過政府的鼓勵和牽頭,帶動更多企業參與其中,並衍生更多新產業、新職位,令本港經濟變得更多元化,給予年輕人更大的發展空間。

科學園和數碼港分別孕育出本港首兩家獨角獸初創企業︰商湯科技及GoGoVan。

撰文 : 梁嘉恒 本報記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