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兵團】「宅男」變身企業家 先將弱點變強項

商業 07:00 2019/06/24

分享:

Clover 主席兼首席技術總監蔡淙健(左)希望,利用編程、科技解決問題。朱煒(右)希望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梁巧恩攝)

估值超過12億美元的美國醫療保險公司Clover ,今年初登陸堅尼地城一間共享工作間內,其主席兼首席技術總監蔡淙健(Andrew Toy)表示,香港將成為公司的技術中心,今年目標在港聘30名軟件工程師;其工程副總裁朱煒(David Zhu)亦在港坐鎮,同時負責發展國際技術夥伴關係。

Andrew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於美國史丹福大學完成電腦科學(Computer Science)碩士課程;David是美國土生土長華人,亦在史丹福大學完成電腦科學課程。矽谷創業風盛,2010年Andrew、David與另一友人看準時機,決定創立Divide,專攻企業移動市場,與IBM、微軟、VMware 爭一日之長短。

Clover 在美國經營保險業務,主要服務65歲或以上長者,在美國以外主要做保險科技。(網上截圖)

David表示,2010年時香港未有共享工作間,初創風氣亦不盛行,甚少科技研發公司。不少電腦科學畢業生,都是在銀行或大企的科技部門工作。Divide就嘗試吸引一班有心想研發新科技、創建新軟件產品的人才。

香港專才絕不比矽谷差

2010至2014年,Divide靠在港的技術團隊,以及不足10人的銷售團隊,先後於2011年取得高通的QPrize、2012年取得時代雜誌「Top-10 NYC Startups to Watch」。證明,香港的軟件開發人才的質素及能力,絕不會被矽谷人才比下去。

2014年5月,他們決定以1.2億美元,把Divide賣給Google,而Andrew、Dave及整個軟件工程團隊,也加入了Google。Divide經營了四年,已籌募了約2500萬美元資金,Google 也是投資者之一,但Andrew坦言,當時企業解決方案市場已出現整合情況,自問Divide沒有能力與歷史悠久的大科企正面競爭。

人家單是銷售人員也過百,我們只有約10人。當時也有不少公司接觸我們,但Google是我們的第一選擇。

想成功,必須知進退。Andrew與David於5年前放棄了「親生仔」,為的是可以走得更遠。他們早已計劃好,在Google大約待4年,一來做好技術融合工作,二來能夠在大型科技工作,也是一個好體驗。去年中,Andrew加人Clover,Dave亦隨後加入。該公司有一定的人力及資源,有望上市,可算是延續他們未完成的故事。

無論如何 都要先踏出第一步

Andrew及朱煒David讀書時,都是愛對電腦多於對人。Andrew更因為太沉默寡言,曾被學校誤會需特別照顧。他們如何由「宅男」變為企業家?

Andrew坦言,他愛對著電腦,其實不是只愛編程,而是想透過編程解決各種問題。如加入不熟悉的保健及保險行業,都是想利用自己的知識及技能,作出一些貢獻。David有相似的想法

希望做一些有意義而又與別不同的事,如在Google時將數碼支付引入印度。今日也希望為香港甚至是中國的醫療及保險業,帶來一些轉變。

要改變世界,首要改變自己。Andrew明白自己的內斂性格,是他實現理想的一大障礙。他決定向弱點挑戰,多爭取演講的機會,如在加入現公司3個月,就參加行業會議。「不要逃避,要將弱點變成強項。」然而,說時容易做時難,坐在家中空想是枉然。他忠告年輕人,尤其對科學、編程有興趣的,可先挑一樣自己有興趣的事去做,更要將目標完成,再展示給其他人看,得到意見後再改進。

講很容易,做不容易,要完成就更難。但無論如何,都要先踏出第一步。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