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角力】美財政部前高層批朝野共識遏制中國 「對華強硬恐加快美國敗亡」

金融經濟 17:19 2019/06/10

分享:

在最新一期的《紐約時報書評》雜誌中,歷史學家托澤(Adam Tooze)指出:「在整個美國政治領域,若有哪些事情可以達成一致意見的,其一便是在對中國採取更加堅定的立場上。」

前美國財政副助理國務卿德隆(J. Bradford DeLong)

美國財政部前副助理部長德隆(J. Bradford DeLong)認為這在某程度上是對的,在中國這件事上,戰爭鷹派、自由國際主義者和推諉責任的民眾都願意點頭。他們的結論是,由於美國需要保護其在世界的地位,所以中國的地位必須降低。

但是德隆認為, 美國現時應對挑戰的方法是錯誤。在短期內(一到四年),美國當然可以通過關稅、禁止技術買賣和其他貿易戰政策對中國造成很大損害,但其實也會給自己造成重大的傷害。

而到最後,中國遭受的痛苦卻會較美國更少。原因是中國政府可以購買本應出售給美國的中國產品,從而防止大規模失業和社會動盪;相反, 美國政府不會對失去中國市場而失業的美國工人做同樣的事情。

在中期(5到10年),美國將面臨更大的問題,因為中國將開始轉用歐洲和日本公司, 以取代美國客戶和供應商。與此同時,剛破壞與中國關係的美國, 將難以說服其他國家變為其貿易夥伴和投資來源,來填補中國的位置。畢竟,一個不講理的國家是需要承受後果。

這就是為什麼可以預見, 若美國試圖對中國「變得強硬」的行為會加快美國的敗亡,從而將世界的領導權交予中國,讓其成為半霸權的存在。

地緣政治或軍事上 如何應對中國?

至於如何應對中國, 美國地緣政治或軍事上的選擇只剩下很少。經過兩年多的混亂單邊行為,特朗普政府已經浪費了大量與其他國家合作機會,以遏制中國。

2016年, 特朗普取得了選舉勝利之後,國會的共和黨人聲稱支持自由貿易和美國軟實力, 將可對新政府施加限制。然而,他們不久便成為特朗普的追隨者。

兩年後,美國與傳統盟友的關係遭到嚴重削弱,甚至比前總統喬治布殊發動災難性的戰爭後還要嚴重。美國永遠不會恢復其在2​​000年的地位,甚至無法恢復它在2​​016年所享有的脆弱但仍然堅固的地緣政治地位。

至於軍事選擇,特朗普政府可能正在設想一場新的冷戰,偶爾會出現真槍實彈的「代理戰爭」。然而,沒有人真正知道21世紀的冷戰會是什麼樣子。

可以確信的是不會涉及核對抗、大規模常備軍部署、煽動武裝份子在殖民地領土上叛亂,或任何冷戰的帝國冒險主義。相互毀滅的威嚇(Mutual Assured Destruction)仍然排除核戰或動員常規力量,同時, 殖民主義國家已經不再存在。

美國需要先解決國內問題

首先,美國應表明自己是一個擁有比中國更有能力,更少腐敗的政府, 其仍然堅持民主, 並擁有健康法治。其次, 美國還可以通過較高的工資, 吸收世界各地的工人和人才,從而加快高科技領域的發展。

除此之外, 美國應證明自己能夠克服政治僵局,修復其破碎的醫療保健系統,打好基礎設施,並投資在新能源領域上。最後, 美國應開始限制超級富豪的不正當政治影響力。

簡而言之,如果戈爾(Al Gore)贏得2000年總統大選、如果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莉(Hillary Clinton)擊敗特朗普、如果共和黨沒有放棄其愛國主義,那麼美國將擁有世界的尊重和足夠的外交力量,形成一個建設性和戰略上的緊密同盟, 能與崛起中的中國抗衡。

為了解決本世紀的地緣政治挑戰,美國需要「攘外必先安內」

撰文 : 曾子龍 本網記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