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冷戰既濟未濟

分析 04:00 2019/05/17

分享:

中美兩國,其實已經處於冷戰的邊緣。

說有冷戰,是因為美國早已採取了一系列的攻勢。貿易戰中美方單方面要加關稅,在貿易談判過程中,美國不但咄咄逼人,而且在關稅上還要加碼。在科技戰綫上,年前美國打擊中興我們記憶猶新,對華為這一私營公司,竟要用盡國家級的洪荒之力去威逼別國不得用華為的5G。在美國境內,FBI不斷騷擾華裔學者,甚至把他們都視為間諜,要美國的大學及研究機構防着他們,但這也引起反感,因美國的科研很倚賴華裔學者,且人才外流已經出現,美國的有識之士深以為憂。中國大力推動「一帶一路」,美國卻要唱對台戲,不但不派人參加中方舉辦的會議,還冷言冷語不理實際證據唱衰這計劃,說它只會把發展中國家推入債務陷阱。在軍事上,美艦常常進出南海此敏感水域,又向台灣出售武器。

中國將更主動開放

說冷戰只是在邊緣,因為中國顯然不想打。劉鶴赴美進行第11輪談判前,習近平還寫信給特朗普,信的內容似是勸特朗普和中國合作,共同搞好世界。就算在特朗普大加關稅後,中國暫時也只選擇一些較溫和的反制措施;劉鶴訪美時,態度也溫文有禮,更似是照會一聲美國,中國在原則問題上不會讓步,便走了,局面仍算是鬥而不破。

世界局勢遭特朗普一輪胡搞,恐怕很多事已不能回復正常了。中國增長及科技發展速度遠高於美國,時間在中國一方,自然不想捲入冷戰,發急的倒是美國,她認為現在不採取攻勢將來便更無能為力了。有此態度上的大變,中國對美國的解讀恐怕要更新一下,不能天真爛漫。

未來中國會採取甚麼策略?與以前蘇美冷戰時不同,中國並無打算像蘇聯般垂下鐵幕,反而更主動的採取開放政策,簽署《巴黎氣候協定》(美國倒是不肯簽)、積極推動「一帶一路」、協助多國大搞基建、降低關稅等,都符合開放精神。經濟學家大都懂得,開放才能促進經濟發展;反觀美國,則只懂得加關稅,動不動又要制裁這國制裁那國,這都是在開歷史倒車。美國外貌看似強大,其實已失去了過往的從容自信,這對關心美國人利益的人說,這並非是好現象。但這也難怪,若用購買力平價計算,中國的GDP已等於美國加上日本的總和,10多年後,應會等於美國加上歐洲的總和,美國怎會不感到焦慮?

冷戰一旦真的出現,對香港有何影響?既然中國回應之道是對美國以外的國家更加開放,而香港是金融與信息的中心,亦是經濟自由度全球最高的地方,中央自然希望香港能繼續發揮開放作用,就算親美力量繼續在港活動,中央也大有可能隻眼開隻眼閉。不過,這總也會有個程度,假如中央認為此等力量過了底綫,要把其連根拔起,不會是難事。由此觀之,在中美冷戰的環境下,香港的反對派最須避免的便是搞分離活動,尤其是爭取或接受美國的支持搞分離活動。

港反對派恐成輸家

香港的反對派有一種奇怪的舉措,便是久不久便派人到美國唱衰香港,我相信這是犯了大忌的愚蠢行為,除了美國的反華分子外,誰都不會有好處,在冷戰時期,政治邏輯跟平時不再一樣,這可被理解為叛國行為。

正如上文所說,今天中美仍只是處於冷戰的邊緣,兩國尚未至完全劍拔弩張的地步,若中國無法勸服美國搞合作不搞鬥爭,冷戰真的出現,那麼第一批輸家恐怕便是香港反對派中那些不懂與美國劃清界綫的人了。

(本欄逢周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美國應在談判桌與中國合作,共同建設更好的世界。(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雷鳴天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