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淡友Kyle Bass看法的漏洞 港滙制度崩潰的假設成立嗎?

金融經濟 15:49 2019/04/26

分享:

對冲基金經理Kyle Bass繼2016年高調狙擊人幣後,今年再發文質疑香港聯匯制度。

有「沽空之王」之稱的對沖基金Hayman Capital掌舵人Kyle Bass(巴斯),近日撰寫一篇題為《香港無聲的恐慌》(The Quiet Panic in Hong Kong)的文章,稱港滙制度會面臨崩潰危機。市場不乏危言聳聽的言論,諸如樓價跌80%、恒指見4位數的「觀點」,重點在基於甚麼假設或理論而得出預測結果。

在Bass的文章中,其中一點提及港元拆息(HIBOR)及倫敦美元拆息(LIBOR)差距達80個基點,誘使資金流向高收益貨幣資產,即美元資產,情況將促使「沽港元、買美元」情況持續,而金管局便需要耗用銀行體系總結餘去穩定港元滙價,一旦總結餘降至零,港元的累積壓力將釋放,令銀行體系面臨崩潰

了解貨幣發行局機制的投資者應知道,真正支持貨幣基礎的因素是十足的外滙儲備,而非銀行體系總結餘。由2009年美國祭出量化寬鬆政策後,香港累計吸納了1,300億美元(約1.02萬億港元)資金流入,金管局相當於收到萬億港元資金,其全數放入外滙基金的支持組合內,而金管局可以靈活地發揮「超級找換店」功能,將流動性高的美元資產變現成美元,應付大額資金兌換和流走。換句話說,單從總結餘「歸零」就說本港無子彈應付「沽港元、買美元」的說法,其實難以成立。

截至今年3月底,香港的官方外滙儲備資產為4,379億美元,相當於香港流通貨幣約7倍。若計及未交收外滙合約在內,外滙儲備資產則為4,294億美元,足以支持港元。

另外,Bass指出,香港銀行資產達GDP的850%,直逼冰島、塞浦路斯和愛爾蘭發生主權債務危機前,銀行資產膨脹至GDP的1000%

事實上,除了因樓價急升推高按揭資產,香港作為區內金融中心,銀行近年大舉到內地以至海外地區放貸,存款也不僅來自本港市民和公司,令香港可以「以小市場換大生意」。

當然若亞太區經濟和企業財政轉差,香港銀行必然受極大衝擊,也是港府以至不少分析時時重申的外圍風險,但單純以本港GDP為基數,來判斷香港債務泡沫,彷如將華爾街銀行資產放在紐約單一城市來判斷泡沫情況,公平與否,見仁見智。

Bass認為港滙存在風險的另一原因,在於社會近月熱議的《逃犯條例》修訂案。Bass也將此列為政治風險之一,關鍵是內地政府可就中港兩地的非法活動而立即提出引渡要求,做法或會令美國、英國及香港的經貿協議構成結構性轉變。

Bass並無闡述原因,欠缺實際例子或論證支持上述說法,但也顯示議題已漸成國際商界的話題,不容輕視。

相關文章:【大鱷來襲】大淡友巴斯盯上香港 指聯滙制危在旦夕香港坐上史上最大金融炸彈

相關文章:沽空之王唱淡港滙制度 陳家強:建議他研究銀行體系運作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