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周期」的通脹壓力會失控嗎?

金融經濟 09:02 2019/04/16

分享:

2019年開年至今,新一輪「豬周期」來勢洶洶。面對由此產生的通脹壓力,4月1日及時落地的增值稅減稅有望發揮重要的緩衝作用。筆者認為,全年通脹走勢雖有起伏,但風險可控。CPI同比增速突破3%的可能性較小,全年通脹中樞料將升至2.5%。

其一,「豬周期」的通脹衝擊。鑒於2018年四季度以來生豬供給能力已跌至歷史低位,疊加非洲豬瘟的後續影響,本輪「豬周期」引致的豬肉價格上升和通脹上行壓力恐將超越上輪水準。根據筆者估算,2019年全年豬肉價格漲幅的基準預測是50%,極端情況下可能達到60%。考慮到CPI中的豬肉價格權重為2.5%,因此「豬周期」對全年通脹的提振作用約為1.25個百分點,極端情況下可達1.5個百分點。

其二,增值稅減稅的「降價效應」。根據現有學術研究,我們以消費規模為權重,計算得全行業消費者對增值稅的平均稅負承擔比例約為51%。這意味著,本次增值稅減稅每下降1單位稅負,就有0.51單位轉化為消費者福利,並通過市場競爭下的商品價格下降體現出來。根據筆者此前研究,2019年增值稅減稅預計降低稅負約8657億元。因此,可以初步推算,相應的「降價效應」有望拉低CPI同比增速約為0.61個百分點。

其三,「升-降-穩」的通脹走勢。經過增值稅減稅的對沖後,2019年「豬周期」的通脹淨衝擊在基準情況下僅為0.64個百分點,在極端情況下為0.89個百分點。再考慮到2019年總需求難有內生性的強勁復甦,除豬肉外,其他消費品的通脹動能較弱,因此2019年全年通脹風險不會失控,CPI同比增速突破3%的可能性較小。但是,值得強調的是,「豬周期」和「降價效應」的效果在時序上並非完全匹配,由此將導致季度通脹的反覆起伏,形成「升-降-穩」的走勢。我們預計,2019年二季度,「豬周期」將是主導因素,推動通脹壓力階段性高企,衝至全年高位;三季度,增值稅減稅的「降價效應」開始發力,抵減「豬周期」的部分影響,引導通脹回落;四季度,隨著「穩增長」政策開始喚醒內生需求,總需求初步擴張,並帶動CPI同比增速的企穩反彈。

得益於減稅的「降價效應」,2019年「豬周期」引致的通脹壓力不會失控,難以實質性地限制貨幣政策空間。因此,央行仍將保持穩健的貨幣政策,流動性料將繼續維持合理充裕。

撰文 : 程實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欄名 : 實話世經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