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港政策法已無甚影響力

分析 04:00 2019/03/22

分享:

莫乃光、郭榮鏗及陳方安生應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之邀赴美「滙報」他們版本的香港情況,坊間猜測,這是美國有些政客要為取消或重訂「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作準備。

這幾年來,美國深受「修昔底德陷阱」的力量所影響,害怕失去一哥地位,圍堵中國、遏制中國的發展已日漸成形為國策,倘若美國政府在經過成本效益的分析後,認為打壓香港有利於這國策,他們不會給香港甚麼好果子吃,香港的法治、自由、人權等是否出問題,只能是藉口,不會左右到美國對其利益的考慮。其實美國的法治、自由、人權等狀況,在國際排名上甚至比不上香港,但這是無關宏旨的,只要找一些人唱衰香港便可。港人在中美角力中處於夾縫,避無可避,對美國的政策要有最壞的預想,才可作出最佳的應對。但話說回來,改動或中止上述的「政策法」是否對美國有利?恐又未必。

對港貨加關稅 損失僅幾億

這條法案在1992年出爐,主要內容是承認中英聯合聲明,視香港為與大陸不同的地區,承認香港的護照,也把香港當作獨立關稅區。但是,如果美國政府認為香港「一國兩制」走了樣,總統有權中止此法。換言之,如果美國認為打壓香港有利遏制大陸,她便可通過取消此法來打擊香港,打擊的手段主要是不承認香港為獨立關稅區。

中央政府一直反對美國這條法案,認為這是美國在干預香港的事務。以中止一條中央政府反對的法案來遏制中國,邏輯上難以起到脅逼中國的作用。但從香港的角度看,撤去這條法案,又是否真的能使香港吃不消?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可帶來兩大後果。

第一,香港出口到美國的貨品會被當作是大陸貨,有可能要加關稅。此事若在1992年立此法時出現,的確有些威脅力,那時香港本地產品出口到美國的總值是646億港元,佔當年GDP的8.29%。但在2017年,香港與美國貿易已主要是轉口,自己產品出口到美國的,只得34.7億港元,佔當年GDP低至0.13%,美國就算對港貨加關稅,香港的總體損失也不過是幾億元而已,毫無威脅力!

第二,美國對香港及大陸一視同仁,某些與國防或敏感科技有關的產品以後禁止輸港。美國既然已大有可能與中國展開科技戰,香港怎麼還可指望美國對港不加諸任何限制?有沒有「美港政策法」,都是如此,美國輸港的科技,高極有限。

由此可見,這條法案已無甚意義,成了美國的雞肋。美國立這條法的原意,也許是視它為懸在香港頭上的一把刀,香港若不順美國的旨意,刀便會掉下來,但若是真的撤銷了此法,便等於刀已經掉下,那麼威脅力也不再存在,美國反而變得被動,香港政府更不用理會美國對港說三道四。若中美進一步鬧翻,魚死網破,中國還可順勢把美國在港的勢力連根拔起,不用再顧忌。

港外滙儲備豐 難衝擊聯滙

「美國—香港政策法」在今天的條件下已無多大的意義,廢與不廢都不重要,但也許美國可用獨立關稅區以外的手段威脅香港,例如打擊香港的金融服務業。但這恐怕也只會是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一直希望中國能更開放金融市場,使她們能分一杯羹,這也是中美貿易談判重點之一。香港的金融服務業今天正是西方金融界進入中國市場的通道,摧毀了她,對西方國家無好處,而且美國不要香港的金融服務,不等於別人不要,美國就算積極游說別國參與打擊,作用也不大。

打擊港元的聯繫滙率又如何?港元並非普通的法定貨幣,而是背後有美元儲備支持的貨幣。流通的鈔票有百分百的支持,香港總外滙儲備共3.39萬億,是總貨幣量M3的46%,也是貨幣基礎的兩倍,美國如果不舉國用上洪荒之力,很難沖垮港元,而且港元與美元掛鈎及用美元作儲備,有利美國,若是胡搞一通,美國及世界都會有金融危機爆發,美國不敢這樣做。倘若真的做了,港元可能便與人民幣掛鈎,也沒有大礙。

(本欄逢周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美國近年害怕失去一哥地位,遏制中國發展已漸成國策。(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雷鳴天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