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市場有無去槓桿的必要?

分析 04:00 2019/03/08

分享:

兩周前到英國牛津參加一個有關中國經濟的座談會,主持人是一位印裔英國人,也是中國通,他有關中國抗日戰爭政治與歷史的巨着我幾年前已讀過。在交流中,他提到中國會否大量向「一帶一路」國家借出款項而最終使它們跌入債務陷阱,從而控制它們?這是很典型的西方傳媒及美國政府經常提出的問題,但事實基礎卻十分薄弱。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有一研究機構,一直默默工作,把中國對非洲54個國家18年來的貸款額及其他經濟活動的數據都整理出來,從其數據庫可看到(網上很易找到這數據庫),中國從2000年至2017年對非洲所有國家的貸款,加起來總共只有1,430億美元(有部分已償還),大約是中國4天的生產總值,佔非洲國家的GDP比例也很低,通常在兩三成以下,中國如何可能靠債務為工具去「殖民化」這些國家?

中國高儲蓄率易被忽略

反觀美國,政府欠債超過GDP 100%,家庭及企業欠債接近GDP的200%,即社會總欠債是GDP 300%左右,比非洲國家更不穩健。由此可知,西方的知名媒體往往也會不看數據,因而作出誤導性的評論。

主持人不是經濟學家,不掌握一些經濟數據並不失禮,但顯然他平常讀過不少西方媒體的評論,他接着問我,中國不是也欠債率甚高,以致近年要去槓桿化嗎?這些問題我過去曾多有思索,於是立即回答,中國的債務並不構成危機,而且我不認同去槓桿化的政策。他對此答案很感驚訝,只有細細述說。

從中國國家統計局數據可見,今年1月底社會融資規模總存量共205萬億人民幣,但這筆款項並非全部都是債項,人民幣債項是138萬億元,外幣債項等約2.2萬億元人民幣,再加上企業債券及其他形式的欠債,以去年中國GDP超過90萬億計,私人市場中個人和企業的總欠債最多只是稍超過GDP的200%。政府欠債大約是GDP 19%,若加上有些國企的欠債,中國的總欠債只是GDP的2.6倍左右,低於美國的3倍、日本的3.3倍。

更重要的是,中國的儲蓄率高達GDP的47%,遠高於美國的17%。這意味着中國可借出的款項,源源不絕地有新的供應,西方媒體一直都說中國債務快將爆煲,但一直都沒有發生,原因是他們把西方國情亂套入中國,忽略了中國的高儲蓄所致。

將來如何?我相信債項佔GDP的比例還應上升,這是因為中國的股市並不發達,甚至是一個賭場,只有9%的國民戶擁有股票,而且大多是短綫持有,每年四十餘萬億元新增的儲蓄款項如何進入資本市場投資於企業?因股市不濟,只能靠債市,或是銀行直接把存款借給企業(或用以買屋的國民),若債款不增,中國的資本累積過程便會遭到窒礙。債股比重傾向於前者,並不表示經濟的總風險增加,只意味着債權人是主要的風險承擔者。

精準借貸可避免呆壞帳

中國政府近年也有擔憂債項過高問題,亦即槓桿太高,例如我們擁有100萬的房子,只付出了20萬,其餘80萬是借來的,這樣20萬控制着100萬,槓桿便是5倍,一旦房子價格掉了20萬以上,便成負資產。從此角度考慮,去槓桿化,即減低槓桿比率,當然有其道理。問題是中國的去槓桿化(或十年前四萬億救市時的大水漫灌增加槓桿)往往是一刀切,容易使需要資金,但投資有好回報的企業也無法融資,這便是最近兩、三年,甚至在貿易戰出現之前,經濟有下行壓力的重要原因。

更精準的做法是要把優秀企業與蝕本企業分開。有些企業(其中不少是國企),長期虧蝕產能過剩,或回報甚低,對它們的確要去槓桿,減少借貸,甚至不借,以免銀行有呆壞帳風險。不過,對能賺錢應擴充的企業卻應多提供融資。對劣質企業去槓桿,對優質企業加大槓桿才是中國應有的政策,靠此化解貿易戰的負面衝擊並不困難。在執行上也許這並不簡單,但今天大數據開始出現,銀行較易知道哪些企業優秀,借錢的精準度可望提高。

(本欄逢周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不少內地的優質企業都面對融資困難的問題,要解決發展問題,中央更要提出精準貸款的政策。(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雷鳴天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