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善的政客

分析 04:00 2019/02/15

分享: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到中歐東歐訪問,繼續唱衰華為之旅,但被匈牙利外長直斥美國的偽善。的確是偽善,自己的產品不如人,卻威脅一些小國,若她們使用華為的通訊設備,則美國會縮減與其合作。這麼不要臉的行徑也做得出,當然要包裝一下,否則便太難看了。包裝是說華為對使用其產品的國家有安全威脅,華為既然是通訊設備企業,此種威脅當然是指華為會把資訊取走,交給中國政府。

斯諾登揭美政府竊聽

自從2013年斯諾登事後件後,美國政府此等指控便顯得可笑了。美國至今還未提出一丁點證據證明華為有偷盜及洩漏資訊,但卻賊喊捉賊。

美國政府及科技大企業侵犯私隱及威脅別國安全證據卻是俯拾皆是,最震撼的自然是斯諾登的爆料,原來世界各地人民,包括港人在內的電話、電郵等通訊,在美國情報機構面前,都是透明的,密碼也形同虛設。我們一介小民被美國監視,已使人不安,原來多國元首的電話,包括盟國元首的談話,一樣被美國政府偷聽,這不是威脅別國安全是甚麼?

我幾年前一直在奇怪,美國政府把我們日常生活的八卦資訊都找來,究竟有何作用?當聽說過大數據的概念後,大可明白大數據即電腦與統計學的結合,不同地區人民的瑣碎通訊,一樣可能被統計學處理過後,對取得資訊者有用處。

這些情況在商業或政治中隨處可見,但又主要是美國政府與巨企所為。使用「臉書」不久,臉書自會打出與己觀點接近的文章出來。在亞馬遜買過商品,它掌握到我們對甚麼商品有興趣,懂得傳來精準的廣告。用谷歌搜尋,我們也會被人度身訂造,若用不同的電腦搜尋相同的關鍵字,得出的結果不太一樣。我們的偏好就算是個人私隱,一早便被人掌握了並變成生財工具。

也許我們並不太介意別人知道我們喜歡甚麼、討厭甚麼,也不認為此等資訊對我們的安全有威脅,但某些資訊卻是可讓有心人利用來顛覆政權的工具,前幾年的阿拉伯之春運動,能在多國發動起來,早已被證明與社交媒體有關,阿拉伯之春後來變為阿拉伯之冬,多國出現動亂,在背後發功的美國政府哪裏推得掉關係?

自己其身不正,而且在市場競爭上眼看要敗下陣來,美國政府竟有如用槍指着盟國的腦袋,要她們也一同抵制一家不斷進步的民企,這在世界史上,我想不到有任何相似的例子,不能不佩服特朗普政府破壞自由市場價值觀功力之深。

美企早已收集大數據

但使用雙重標準看事物的作風,哪會只是針對華為?官至副總統的彭斯便曾公開批評中國在建立一種社會評分系統,在此種系統下,某些人若有違約背信或不守法的紀錄,會被扣掉一些分數,若做事老實守信用則會加分。事實上,在美國一樣有相似系統,若有人要向銀行借錢買屋或申請信用卡,一樣可以被人起底,信用不好的,借貸利息便要高些。這雖涉及侵犯私隱,但此種資訊可幫助借貸活動更精準,誠實的人得到回報,不遵守合約的人受到抵制,市場風險也可降低。中國在發展大數據後搞一些對個人或企業信譽的評分系統,我不認為有甚麼值得驚怪,不滿的只是那些怕自己原形畢露信譽不佳的人。美國政府做這些文章,是否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我不相信華為對外國有甚麼安全威脅,美國政府的言論只是「莫須有」的說詞。不過,在大數據年代,掌握資訊的公司,都可能通過數據得到商業利益,美國的巨型企業早已是優而為之。如何在各家都爭相利用大數據的浪潮之下,找出平衡私隱與社會發展利益的政策,才是我們的挑戰,而不是胡亂向對手潑污水。

(本欄逢周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美國政府對華為的指控猶如賊喊捉賊。(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雷鳴天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