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反導】美國不安中俄進步 重啟「星球大戰」卻非正道

環球政治 12:49 2019/01/21

分享:

  • 高超音速導彈廢美反導武功
  • 太空反制可行但治標不治本
  • 停止動搖核武平衡才是正途

國金札記+

美國重整導彈防禦計劃,提出建立太空反導系統,特朗普揚言要何時何地都能摧毀敵方導彈,應對中俄導彈發展「補底」意味濃厚。中俄近年大力發展高超音速導彈,美軍現有反導體系無力招架,只能在太空設法反制。但華府研推星球大戰2.0,卻是治標不治本,未有認清問題根源:美國一直嘗試動搖大國核平衡。

美國國防部2019年導彈防禦評估報告,處處對中俄高超音速導彈技術表示憂慮。高超音速(hypersonic)指5倍或以上音速,高超音速導彈運用彈道變化,可以廢掉一切現有反導系統武功,而今天反導最成熟的,正是美國。

傳統彈道導彈 vs 高超音速導彈
  傳統彈道導彈 高超音速導彈
軌跡 拋物線
(可以預測、相對容易攔截)
不規則鋸齒狀
(現有反導系統束手無策)
彈頭 傳統彈頭
• 由火箭推出太空遠處
• 到達彈道高點失去動力
• 掉回地球目標
高超音速滑翔器(Hypersonic Glide Vehicle,HGV)
• 利用空氣動力學原理,遊走太氣層和太空邊沿
• 飛出太空一點 > 慢慢回落 > 重入大氣層
• 太氣層內滑翔 > 獲得升力 > 再進入太空
• 反覆進出大氣層,如石子打水漂,然後才攻擊目標
狀況 中美俄都在部署 中國、俄羅斯已成功研發,裝備部隊
美國尚在研發

高超音速導彈彈道呈鋸齒狀,沒有地面系統能反制

由於高超音速導彈在太氣層和太空邊沿進進出出,彈道呈不規則鋸齒狀,地球表面系統根本無法及時反制,只有太空反導系統才有望攔截。

美國國防部報告提出多項措施中,則包括研究參考80年代列根政府提出「星球大戰」計劃,研發太空導彈偵測、追蹤、攔截裝置,能覆蓋全球之餘,更有機會在敵方導彈最脆弱的上升階段予以攻擊。

誠然,有矛必有盾,美國人提出在太空反制,只有在太空方能反制的高超音速導彈,無可厚非;只是此舉相信仍難令美國安心,因為:

⑴ 高超音速導彈發展速度,料遠高於太空反導系統發展速度。

⑵ 如對付傳統彈道導彈的陸基中段反導系統(Ground-based Midcourse Defense,GMD)一樣,美軍太空反導系統的規模和效率,也可能難以應付實戰。

⑶ 中俄都有反衛星武器,可首先打擊美國太空反導設備。

⑷ 星球大戰計劃只是美國當年引誘蘇聯燒錢幌子,美國如今落實則難免燒錢。

更重要的是,美國搞太空反導系統治標不治本。美國未有認清,自己一直嘗試以反導技術,破壞大國核武平衡,謀求絕對優勢,才是驅使其他國家發展新型導彈技術,令美國反而變得不安全的主要原因。

核武誕生70多年來,擁核國之間從未正式爆發戰爭,正因擔心相互保證毀滅,出手只有一齊死一種可能結局。

美蘇冷戰期間亦致力維持這種恐怖平衡。兩國1972年簽署《反彈道導彈條約》(ABM Treaty),同意限制開發反導技術,以免任何一方自以為可免受報復打擊而蠢蠢欲動,反而增加核戰機會。

不過,美國誠意卻應受質疑。列根80年代星戰計劃虛招不說,小布殊政府在美國反導技術開始成熟之際,在2002年正式退出《反導條約》,開設導彈防衛局,加快研發GMD,只求「我打到人,人打不到我」。

美國這種追求絕對優勢的心態,在特朗普「美國優先」下尤其明顯。特朗普去年宣佈退出美俄《中程導彈條約》(INF Treaty),並攻擊《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ART)只有利俄羅斯,反映美國並不願意與其他國家平起平坐,共同承擔全球問題。

只是華府這種行徑,卻使得其他國家加大決心研發反導與「反反導」技術自保,為美國構成更大挑戰。美國應該明白,犧牲別國安全來追求自己絕對安全,結果只會反過來令自己不安全。

欄名 : 國金札記+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