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元可成為美元的替代品

分析 04:00 2018/12/21

分享:

美國能稱霸世界,相當一部分原因是靠美元。美元是國際貿易中的交易媒介,亦是很多國家的儲備貨幣,這本也沒甚麼,但在華為事件中(或甚至是何志平事件),只要有人使用美元進行一些美國政府不喜歡的交易支付,理論上美國政府可按它自己的國內法律拉人封艇,就算交易不在美國進行也如是。

此事本來頗為荒謬,美元不是美國政府私產,而是屬於持有者。他們不會無緣無故地得到美元,一定是付出過商品或其他代價換回來的,美元產權已屬他們,在美國管轄區以外用美元交易,根本不應、也不用得到美國政府批准,美國政府若長臂管控,便是帝國主義的過分伸張(imperial overreach)了。話雖如此,美元霸權起碼還會有一、二十年存在,它的話語權仍在,香港又是國際商貿及金融中心,國際交收繁多,如何才能避免掉進一些美元霸權弄出來的陷阱?

其中一種思維是減少使用美元作支付媒介,美國就算橫行霸道,總也不能把在別國使用別種貨幣作交易的人抓起來吧?甚麼貨幣能被當作美元的代替品?港元其實有不錯的條件。

港財政儲備充足 難被沽空

眾所周知,港元與美元滙率掛鈎,而且這個鈎是非常堅固的,持有港元等於持有美元,不用擔心滙率波動。這種特性對只信任美元的人十分重要。但理論上港元也可被沽空炒賣,此種風險有多大,卻要先看看數字了。今年10月,香港的鈔票共約4,606億港元,包括銀行存款在內的港元貨幣量M3共約7.29萬億。金管局直接用來支撑港元的貨幣基礎共1.615萬億港元(等於約2,071億美元),但其實香港理論上可用的外滙儲備還包括有1.062萬億港元的財政儲備及近6千億的基金結餘,除非突然有等同3.27萬億港元的資金外流,港元都有力量守得住。在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中,炒賣的資金不過4、50億港元,今天香港擁有的捍衞聯繫滙率的實力,與當年相比已是不可同日而語,就算有國家以傾國之力來沽空港元,也要付出高昂的代價。

另一項重要的條件是美元替代物的數量是否足夠?若是這種貨幣數量太少,根本不足以應付一些大額交易,那便不適合了。香港有港元存款與外幣存款,總數達14.15萬億港元,但我們只應計算港元M3的那部分。如上所述,港元M3共有7.29萬億,折合為約9,346億美元。這是巨大的數量,美國整個國家的貨幣量也只得14.32萬美元,香港彈丸之地所擁有的有雄厚外滙儲備作後盾的港元,竟達美國貨幣總量的6.52%。港元的容量大得有條件作國際交易所用的貨幣。

滙率穩定 比人幣具認受性

就以一個風險較高的交易作例子吧。假設伊朗要進口某些東西,他們不能用美元,因這會對促進交易的銀行造成風險。若用港元交收,風險便降低。伊朗的港元從何而來?它賣石油到中國時一部分收入以港元交收便可。伊朗接受人民幣當然也可以,但港元的滙率穩定,有時比人民幣更有認受性。內地的港元從何而來?出口到港的商品便可換港幣。整個港元周轉的循環是完整的。

美國對此不見得高興,但港元的存在對美國也有好處,港元要用一部分美元作儲備,這些美元都是印出來的鈔票,港人付出了代價才能換來這些美元作儲備,港元愈多,美國通過印鈔權賺回來的好處(seignorage)便愈大。美國若要想方阻止港元使用的擴張,也要自己蒙受損失。

近期因華為事件而被討論到是否可與伊朗貿易的問題,其實聯合國早已不認同再對伊朗禁運,只是美國自己不肯遵守聯合國的決議而已,香港若非顧忌美國的惡霸行為,大可與伊朗大做生意,用港元交收更可使美國難以批評。將來類似的問題或許不是在伊朗發生,而是在別的國家。到時世界有多少國家肯聽從美國的指令十分難說,但美國對香港經濟利益的影響早已大不如前,美國對香港就算不高興,也不是甚麼大事了。

(本欄逢周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港元和美元掛鈎的聯繫滙率非常穩定,而且不容易受到衝擊。(iStock)

撰文 :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雷鳴天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