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航空鬥長途 不損獅城樞紐地位?

國際形勢 16:15 2018/10/11

分享:

  • 復辦飛紐約直航,全球最長
  • 超長途興起,或衝擊轉機站
  • 時間卻非旅客唯一考慮因素

新加坡航空(Singapore Airlines)重奪全球最長直航客機頭銜,今日復辦新加坡不停站直飛紐約航線,一飛接近19小時。超長途直航興起,旅客減少轉機,理論上會衝擊新加坡樟宜機場等航空樞紐地位。惟事實上,時間並非旅客選擇航班唯一考慮因素,不停站直航亦非航空公司主要吸客手段。一國際機場能否愈做愈旺,還看自身與所在城市配套。

新加坡航空事隔5年,復辦全球最長不停站直航航線。SQ22航班今日稍後會從樟宜機場出發,直飛紐瓦克機場,時間表標明航程18小時25分鐘;SQ21從紐約直飛獅城需時更長,要18小時45分鐘。

新加坡航空為復辦全球最長航線,空中巴士特別為之研發A350-900ULR超長途客機

這條航線會取代卡塔爾航空(Qatar Airways)現時營運之約17小時40分鐘,來往卡塔爾多哈、新西蘭奧克蘭服務,重新登上世界冠軍。

● 航空進步彌補油價回升

新加坡航空其實早在2004年已推出這條航線。但當時用的空中巴士(Airbus)A340-500四引擎客機相當吃油,而油價卻一路勁升至每桶近150美元,然後再來一場金融海嘯,令航線在2013年終於捱不住。

儘管國際油價今日已重返80美元水平,航空技術進步卻令客機成本效益大幅提升。新加坡航空今次採用空巴特別為之炮製A350-900ULR(ultra long range)超長途客機,雙引擎已足夠有餘。

機上67座商務艙以1-2-1排列,全機僅載161客,比其他A350-900闊落

為免近19小時航程嚇怕人,航空公司準備了一系列配套。最長航班不設經濟艙,更只有67座商務艙,及94座優選經濟艙(premium economy),比公司其他A350-900少載約90人,闊落得多。航班亦提供精品菜色,主打有機健康,志在消除乘客疲勞。

其餘94座為優選經濟艙,不設經濟艙

● 超長直航挑戰傳統航線

科技使超長途直航秀色可餐,爭吃的當然不止新加坡航空一家,獅城紐約航線冠軍位置相信不會坐得太久。澳洲航空(Qantas)已計劃好,2022年從悉尼直飛倫敦,全程超過20小時。

澳洲航空年初以波音787-9客機,推出珀斯不停站直飛倫敦服務,創航空業歷史

超長途直航起飛,旅客減少轉機,難免對傳統中轉航線及其樞紐機場構成新競爭。大洋洲位處偏遠,往返歐洲傳統上都要經停亞洲,而新加坡正是這「袋鼠航線」(Kangaroo Route)主要樞紐,新加坡航空也是袋鼠航線主要玩家。

可是袋鼠愈跳愈遠。澳洲航空5年前將澳洲往返倫敦航線中轉站,從新加坡搬到杜拜;今年更推出史上首條澳洲不停站飛歐洲航線,從珀斯直達倫敦。可以預料,隨着今後悉尼直飛倫敦也無問題,新加坡角色會繼續變淡。

袋鼠航線多年來變化巨大,中途站已降至零

● 新競爭卻難取代舊模式

話雖如此,傳統樞紐機場角色其實只是相對減弱,地位相信難以因為乘客多了種選擇而動搖。這涉及兩個方面。一:旅客選擇航班考慮因素。二:航空公司以此形成之經營習慣。

超長途直航固然能慳時間,但代價卻是票價高,乘客亦需全日屈在機艙無法舒展。澳洲航空2016年公佈計劃推出珀斯直飛倫敦航線時,英國《獨立報》調查顯示,僅40%人傾向選擇不停站直航,傾向中轉,和視乎票價比率則各佔30%。

一般而言,只有商務旅客才會把時間短,作為選擇航班最重要因素,而他們機票往往也是由公司支付。

對度假旅客(全機大部分乘客都屬這類)來說,轉機多花數小時並非問題,甚至可能是好處,最重要還是機票價格夠低。這也是獅城直飛紐約客機不設經濟艙原因。

票價從來都是多數人首要考量,這正是瑞安航空等廉航生意興隆主因

中轉航線票價低於直航,多程比一程便宜,這看似違反常理,卻是航空業事實。例如香港經杜拜轉機到歐洲只需數千元,直飛杜拜卻需近萬元。皆因直飛往往是一兩家獨市經營之餘,航空公司要擴大客源賺更多錢,就要拓展航點提供更多連接,並降低成本和票價與不停站直航競爭。

正因多數旅客重視票價多於時間,轉機或中停航班難遭超長途直航取代。事實上,澳洲航空並未停辦經杜拜來往珀斯與倫敦航線;新加坡航空今日之後,也仍有航班經其他機場往來獅城與紐約。

樞紐機場長遠能否保持地位,說到底還看機場容量是否足夠、設施是否齊全、交通是否方便、所在城市是否吸引等因素。

【閱讀更多國金札記+

欄名 : 國金札記+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