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無得輸?認清機遇背後的潛藏風險

特輯 - 經濟新動力 00:00 2017/09/11

分享:

關家明表示,「一帶一路」的合作國家來自五湖四海,當中政治、文化和地域上的差異所帶來的風險不可忽視。

「一帶一路」倡議能為香港經濟未來發展注入新動力,是毋庸置疑的,而對於其帶來的好處和機遇,中央及香港政府加上傳媒已作出大量宣傳,不必再加詳述。反而大家在支持和唱好之同時,應該提醒一下商家及投資者,要以審慎的商業角度考慮當中可見和未知的風險。

國家主席習近平曾說:「『一帶一路』不是中國一家的獨奏,而是沿?國家的合唱。」事實上,「一帶一路」不單需要合唱,更是一首由大型樂團所演奏的協奏曲,而團員則來自五湖四海。

各國加入考量 利之所至最實際

香港貿發局研究總監關家明近年馬不停蹄到海外講解「一帶一路」,幾乎環遊世界一圈後,接觸不同國家的商家,了解「外面」的觀點,令他對「一帶一路」有更「立體」的看法:「用協奏曲來比喻相當貼切。『一帶一路』不是獨奏,不能只依中國的喜好演奏,需要一隊人一起合作完成,當中最為關鍵的是你覺得這件事有好處,別人不一定認同,因此首先要成功說服別人有甚麼好處,他們是否需要參與。」

關家明形容,「一帶一路」這首協奏曲,過去兩三年只是一個最初的開端,可視為正在組班和編寫樂譜:「『一帶一路』覆蓋的面積是中國的4倍,人口是中國的兩倍,GDP或貿易量是中國的一倍半以上,涉及數十個國家,當中有不同的背景和發展階段,若要一起演奏協奏曲,不單是這一批人,就算是區外的如歐洲及美國等發達國家也有角色;即使不是演奏者,在背後的支援也十分重要。若以協奏曲來說,不單是台上演奏的成員,幕後如燈光、音響等,都是整個演出所需要的。」

保護主義抬頭 為保飯碗拒諸門外

來自不同背景的「團員」其實各懷目標及利益考量,但一般人經常簡化了整件事,覺得美國對「一帶一路」態度較保守,日本甚至不願參與等,這些基本上可以理解為某些政府的取態,但這些取態其實一直在改變,反映了背後代表的一些利益也在改變。

具體來說,就如位於「一路」的東南亞,過去是日本、美國推動的經濟比較多,有些當地企業,甚至政府,會質疑「一帶一路」項目會否損害他們的經濟利益,因此明顯地看到為何數個發達國家和經濟體都相對保守,因這些地方已有不同程度的經濟利益,當一個新的外來參與者要推行一些項目時,這些地方首要考慮的自然是對方會否搶自己飯碗。

政府商界取態變幻 未完善才有商機

若換成「一帶」,歐洲在中亞、中東參與建立的「地盤」較多,但當地不同企業看法迥異,有些企業在當地是負責基建的,負責基建的人會覺得,若中國到當地出錢投資由他們承建的基建項目,這是好事,但若中國同時負責建設的部分,便會覺得是在搶他們飯碗;而有些只在當地市場負責商品買賣的,會覺得帶動經濟後會刺激當地銷售量增加,便會支持。

「一帶一路」這個巨無霸計劃帶來的風險不少,但高風險投資才有高回報,過程中必然產生很多困難和矛盾,但總括而言,香港參與還是比不參與好。「我們是不可能不參與的,以現時全球的經濟政治情況來看,有『一帶一路』總比沒有好。但現時發達國家的貿易保護主義愈來愈強,即所謂非全球化趨勢,若我們要等待別人去帶動,這是緣木求魚。」關家明認為,正因現時「一帶一路」尚有很多缺口需要填補,仍未是一個很全面的規劃,才令沿綫國家和香港都有機會更積極去參與。

風險莫衷一是 因時因地制宜

下周一香港又再舉辦「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但政府官員及大企業普遍較少談論其風險。關家明認為背後的原因,除了體面外,還因為很難明確地點出「一帶一路」一個主要的風險。「在不同階段,對不同的項目、地方而言,都有它不同的風險。有些地方的風險很簡單,只是各國政府間的洽商失敗,或一方的政府突然改變決定,這是較普遍的政治風險。但政策較為健全的國家風險可能更大,例如金融上的風險,政府是信守承諾,一切根據合約進行,但因為?率利率波動,這類風險在一般的經濟項目上都需要考慮,只不過是在不同地方不同項目裏面,我們需要注意不同的風險。」

正因為有風險,才有商機。如果沒有人去做而又沒有風險的話,便肯定是有問題的項目。關家明強調,香港除了在經貿各方面的聯繫之外,其中一個較為突出的地方是較善於運用市場的方法去控制和管理風險,當項目是需要通過市場機制去處理時,不論由最初簽訂的一些法律風險,以至到營運整個項目時的一些商業性風險,例如?率、利率、金融融資,以至項目管理、安全等,事實上香港專業界別在這些方面的經驗是相當豐富的,有不同模式可供參考。

部分項目超想像 時間印證成效

「一帶一路」是個前所未有計劃,有些項目提案甚至相當天方夜譚,例如關家明聽過有人建議在中國興建一條高鐵橫過白令海峽去美洲,即使可行,亦會是很多年之後的事。但他認為,正正因為覺得不可能,競爭者便會較少。「即將通車的港珠澳大橋,由提出興建到現在經歷數十年,最初提出的時候亦有很多人認為令人摸不?頭腦,但中間過程由設計、構思,背後有很多與這項目有關的生意已有人在做;又如中歐鐵路雖然省時但成本高,特別是現時油價相對地低,海運會有較大優勢,但未來數十年後可能有些鐵路會賺錢,因此我們現時難以斷定成效,只能盡量去減低風險,令項目變得更為可行,最後能否完成目標則有待時間證明。」


Insights

「一帶一路」阻力多 美好願景添陰霾

「一帶一路」的風險與障礙一直被大量口號式的唱好淹沒。經濟學人企業組織發表報告指出,大部分人對「一帶一路」政策感興奮,卻對沿路政治經濟複雜情況欠缺了解,忽視基建項目的風險,例如各國的官僚體制質素、貪污程度、政策制定效率、官員問責等均不盡相同,故有「一帶一路」的項目曾遇障礙,甚至「爛尾」,不無原因,例如委內瑞拉高鐵、墨西哥高鐵、中泰高鐵、斯里蘭卡港口城等。

此外,地緣政治亦帶來許多阻力,已開發國家開始擔心「一帶一路」的政策會更進一步加劇貿易不平衡的狀況,因而擺出一副不合作態度;而中國南海附近鄰國亦有許多反對聲音,例如印度就相當不滿中國與巴基斯坦所建立的「中巴經濟走廊」,認為中國選擇站在巴基斯坦那一邊,而對印度產生威脅,近期更升級至中印兩軍對峙。

談到經濟效益,部分項目亦存有不少疑問,例如從浙江義烏直達倫敦的貨運鐵路「中歐列車」,被質疑物流成本極其高昂,比目前經水路高出一倍有多;較早前正式通車、被稱為首條以「中國規格」建造營運的肯尼亞蒙內鐵路,市場亦擔心肯尼亞未必能藉鐵路營運所得償還向中國借下的龐大貸款。

中巴經濟走廊重點項目巴基斯坦薩希瓦爾燃煤電站投產,但兩國加強合作卻引來印度不滿,為「一帶一路」發展增添阻力。

外滙基金「帶路」投資 強化香港角色

繼加入亞投行後,香港有望更「實際」地參與「一帶一路」倡議。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陳德霖早前表示,外滙基金擬組財團參與「一帶一路」投資,冀在融資方面發揮作用。金管局計劃透過「基建融資促進辦公室」(IFFO)成立機制,物色「一帶一路」旗下的優質項目,再按要求接洽國際投資者,現時已有10多個IFFO合作夥伴,包括主權基金、退休基金及保險公司均表示有興趣參與「團投」。

「一帶一路」沿綫地區的基建項目規模龐大,需要大量債務融資及參股投資,惟目前由中國官方及中資企業提供資金為主,能引入的國際資金不多。由金管局牽頭與其他主權基金「團投」若成事,可增強香港的聯繫人角色。不過,「一帶一路」基建投資尤以新興市場風險為大,項目「爛尾」有前科。國際投資者不僅關注項目的風險回報,對其法律保障、糾紛解決、採購安排、企業管治、環保、防貪腐等非財務要求,亦有嚴謹的合規標準,相信「團投」需長時間部署。

陳德霖表示,外滙基金擬組財團參與「一帶一路」投資,冀在融資方面發揮作用。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