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 ICAC「狗仔隊」追蹤組的工作日常

商業 11:29 2017/08/07

分享:

前陣子我自己放自己病假,賦閒在家,很奢侈地收看黃金時段的《東張西望》。當晚探討針孔攝錄鏡頭愈來愈小,防不勝防。畫面一轉,主持人訪問一名專家拆解,我立時「嘩」一聲,該保安專家不就是我在廉署認識的前「狗仔隊」阿頭、已退休的首席調查主任黎嘉恩嗎?

好奇心滿滿的我,一直都想八卦這隊神秘人的運作,幸運地,現為私家偵探社老闆的黎Sir,一口答應出來聚舊,細說很多鮮為人知的故事。甫坐下,黎Sir已糾正我,前同事的工作都是一份專業,應該得到尊重,因此不愛被稱為「狗仔隊」,正確而言是「跟蹤組」,也是他服務了近40年的組別。

一般人通常認為從事跟蹤組,組員必定是其貌不揚,否則容易被「點相」,原來並非必然。黎Sir說,隊員中有很多俊男美女,甚麼背景的精英都有,因為嫌疑人來自各個階層,試想外表樸素的家庭主婦,進入高級餐廳跟蹤上流社會人士,可能有點格格不入。因此,跟蹤組也需要「竹門對竹門,木門對木門」。

另一項技能,是大家未必特別留意,但電視電影橋段經常有交代,就是大部分組員都要懂得開車,車上亦有不同「道具」,方便他們化身成不同人物角色。而組員亦需要掌握較高水平的資訊科技,當然亦要忍耐力強,跟足一星期可能「食白果」;觀察力更強,做到「係人係鬼一眼就睇得出」。

老一輩經常說,做廉署要斷六親,更遑論做「跟蹤組」?黎Sir說,在內部通訊錄中,除了首席及總調查主任外,其他組員均要隱姓埋名。為了保護身份,他們從不返回廉署總部,與其他組別同事互不認識,執勤時亦與組員不相往來。當我愈聽愈冒汗時,愈覺得這份工難打兼沒趣之際,擔任資深童軍多年的黎Sir笑說,打從自己掌管「跟蹤組」後,銳意提升同事公餘生活,休班後可以做回自己,對組員有如栽培童軍一樣,有勞有逸,以人出發。

【延伸閱讀】方健儀:老廉的筍工

【延伸閱讀】方健儀遊北韓禁忌 不要拍民眾執垃圾

【延伸閱讀】方健儀親自揭開北韓神秘面紗

撰文 : 方健儀 電視電台節目主持、司儀、大學兼任講師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