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揹16公斤郵袋出勤 女郵差:手寫信始終最窩心

商業 16:35 2017/02/10

分享:

「郵差」與「叔叔」的組合,看起來理所當然,但其實郵差不一定是叔叔,也不只有叔叔。全港超過2000名派遞郵差中,約有50位女郵差,尹凱穎(Wing)就是其中之一。4年前,Wing從內部處理郵票轉當出勤郵差,除了收入穩定(入職薪酬為$14,625),亦適合愛走動的她。

以前做文員,發覺自己很不喜歡坐在辦公室,當郵差四處走反而很開心。

每天分信派信 處理2000封信

每天早上8時,Wing的工作在沙田中央郵局開始。推開鐵門,早上的郵局分信部忙碌卻絲毫不亂,穿綠恤衫的郵差各自工作,一手拿起信件看地址,精準放在樓層夾內。如此一封接一封,眼一看手一放,節奏明快而流暢,熟練的可在一小時內分好2200封信。

每天8時開始,各郵差會開始分信工作,每人都有自己負責的區域。(曾有為攝)

分好信,就要動身派信。郵差服務的地區為「終身制」,行內人稱為「一生一段信」。而Wing因年資尚淺,暫時「駐守」沙田富豪花園,每天平均處理1600至2000封信。

不過如在長假後、聖誕節或早前立法會選舉等的高峰期,我們本來4時下班,都要加班至晚上8、9時才可完成工作。

郵袋最重達16公斤 日曬雨淋不輕鬆

對Wing來說,郵差是一份優差──公務員、薪水好、鐵飯碗,可工作起來卻一點也不輕鬆。塞滿信件的郵袋最重可達16公斤,放在小推車上也難推動,更何況揹上肩膀。日曬辛苦,雨淋更是狼狽,「拿着傘都不知該遮自己還是遮信,如沾濕了信件,便要拿回郵局風乾。」

拉動及背負16公斤郵袋是郵差的入職要求,另外亦須通過揀信測試。(曾有為攝)

可幸Wing所負責的屋苑交通便利,可推小推車乘巴士前往。如郵差負責山路段,就只可揹着沉甸甸的郵袋徒步走去;新界遍遠地區亦有騎單車或駕車派信的郵差。

罕見女郵差 小孩叫「郵差叔叔」

萬綠叢中一點紅,Wing所屬的郵局共有「三點紅」,不過無論紅或綠,都同是穿得一身綠。

在郵局大家會叫我「阿妹」,我不覺得當女郵差很特別,男女的工作其實沒分別。

但當她穿制服走到街上,路人卻感新奇。

試過有司機在車內探出頭來喊:我第一次見女郵差!

連小孩子也一時反應不來,會看着Wing叫:「郵差叔叔。」

在郵局中,Wing是其他郵差叔叔口中的「阿妹」。(曾有為攝)

多得郵局的活潑師兄們,以及沿路遇見的人和事,Wing天天走同一條路也不覺枯燥。

見證時代變遷 成績表最令人期待

4年時間或許不算長,但世界走得快,也變得快。Wing出勤4年,從信件見證時代變遷。

相比4年前,信件量的確少了,如月結單很多都轉為網上銀行,不過從台灣來的明信片還是很多,而因網購興起,郵包也大量增加。

Wing喜愛四處走,每天出勤派信亦讓她認識不少街坊,建立感情。(曾有為攝)

曾幾何時,一封信盛載的思念與感情,是何等讓人期待。而今天,最牽動人情緒的信,是DSE成績表。

他們會看着閉路電視,看到我來就下樓等待,我派完立刻拆信看成績。能將重要的信送到期待的人手上,我覺得很開心。

手寫字窩心 地址易寫錯

當電腦取代一切,手寫字顯得格外珍貴。由小孩子親手寫給父母的信,最感動Wing:「看到信上寫着『媽媽收、爸爸收』,感覺很親密、窩心。」

不過手寫字偶爾會帶來麻煩,常見如字太潦草、寫錯地址或寫漏期數、座數。每年12億封信在香港穿梭,平均約有600萬封信未能寄出。別以為只有遍遠村落或舊唐樓的地址易出錯,原來新樓盤也是「重災區」。

以沙田名城為例,一共分三期,名為名城、盛薈、盛世,但許多人只寫名城不寫屬於哪一期。因此郵政局在網上設立「正確地址」搜尋工具,方便大眾市民,同時方便郵差工作。

一封信,從寄出到收下,是兩個人的連繫,亦是對郵差的信任。每天揹着郵袋滿滿的出發,空空的回程,就是郵差最大的滿足吧。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