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產80後會考7分 帶着1.5萬元北上賣鴨突圍

商業 18:03 2017/01/19

分享:

陳建勳將南京特產食品鹽水鴨變成毛公仔,可做攬枕或Cushion,每隻售約100港元。(相片來源:iMoney智富雜誌)

「八十後」港人陳建勳,於2011年帶盡積蓄1.5萬港元北上開設計工作室,選擇距離北京個多小時高鐵車程的二綫城巿南京作為事業起點。這位平凡年輕人其後建立自家品牌「梅花油」大賣鴨公仔,並於2015年獲選為南京巿代表產品,遠征意大利參展,至今賣出逾3萬隻,更在多個省份有代理點。港人在二綫城巿創業是否較易起步以至突圍?在內地做設計如何面對盜版問題?又有幾好賺?陳建勳的創業故事為你一一解答。

陳建勳樣子有點似「泰國通」胡慧沖,但他身高6呎,在12月的南京穿上厚厚羽絨,體形倍增,如此身形實在「唔打得都睇得」,是做保安最佳材料。陳建勳的確於香港國際機場做過保安,那卻是他最迷茫的日子。

自小做事只求「好玩」的陳建勳,讀書成績從不標青,會考只得7分,香港升大學無望,家人遂給他兩條路:去內地或台灣升學。

當時想去台灣的,因為鍾意去台灣玩。

最後卻去了廣州暨南大學,因為此事最終由父親一錘定音,他笑言:

父親親中嘛,佢畀學費佢話事。

實情是家人覺得廣州鄰近香港,可隨時去看他,至於選讀廣告,只因喜歡「畫下野」,對他而言,畫公仔當然比看文字更「好玩」。

一度迷失 曾任機場保安

4年後畢業,陳建勳轉到北京修讀平面設計一年,他形容自己當時仍然是「半玩狀態」,

畢業時是2007年,2008年是京奧,想留在北京看奧運嘛。

最後奧運看不成,因學校宿舍要求學生在6月搬走,他被迫提早返港。

雖然挾着大學學歷,更有北京中央美術學院及美國軟件Adobe合辦課程的平面設計證書,但陳建勳在香港找不到一份跟廣告或設計有關的工作,去機場應徵保安卻馬上聘請了他,

受金融海嘯影響,較難找工作,當時搵工不順利,甚麼都想先試試。

被安排在機場做安檢的陳建勳,每天跟旅客接觸,雖然覺得好玩,但看到一位前輩在同一職位做了10多年,他怕自己也如是,於是做了一年便轉到物業管理公司工作,還報了相關課程進修。看似找到目標,但內心依然矛盾,

其實一直很想做設計,但我的工作經驗與設計無關,更沒有人願意請我做設計,當時想不如轉行吧,跟設計行業說再見。

遠赴南京 日花10元捱窮

跟設計愈行愈遠時,其實心裏的掙扎就愈大,日子總過得不爽。陳建勳說,可能家人看透他,有天跟他說,既然工作了兩年,明白社會是怎樣一回事,就去做自己想做的吧。這番話仿如電擊,把他震醒,內心那火苗突然再燃起,

他們一講完,我馬上辭去物業管理工作,即刻上南京。

那是2011年的春天。

陳建勳在北京讀設計時認識一位南京來的同學,一直保持聯絡,二人同樣在畢業後找不到設計工作,但內心那團火始終未熄,

我們一直構思,不如開個工作室試試。

他們把工作室設在二綫城巿南京,而不是一綫城巿上海,理由很簡單,

我們去上海看過,但大家在上海都沒有人脈,很難開展。

工作室開在南京巿某小區的民宅內,首半年全無生意。陳建勳帶盡工作兩年儲下來的1.5萬港元,為慳錢住在工作室,限制自己每天開支不得超過10元(人民幣,下同),

當時坐在工作室的梳化,盤算如何用錢,希望可以捱到一年。日子其實過得挺苦,有時每日食6元一碗的麵就算,周六日盡量去拍檔家『癡餐』。

為打發時間,他借來單車,經常在南京巿到處轉,

想摸熟地方,識下人。見到有小店就入去跟人聊聊,問對方可否擺放我們的作品。

這個因無聊而起的舉動,竟帶來轉機。

陳建勳跟拍檔的工作室在南京站穩陣腳,後把公司搬往在南京巿近郊小區的舊廠房內,佔有兩個共千呎單位,員工共6人。(相片來源:iMoney智富雜誌)

接商場Job 創意風省招牌

一天陳建勳在工作室接到一個電話,對方是南京巿某商場的經理,說在某咖啡室看到他們的作品,想找他們做宣傳冊子,

那一刻好激動,終於有客人了,激動得不懂報價,還不斷打顫。

他說這個商場跟他們簽了3個月試用期,之後成為長期大客,算是打響了頭炮,漸漸有很多公司找他們做設計,工作室開始站穩陣腳。

趣怪鴨仔 矇查查中爆紅

說到自創品牌「梅花油」鴨公仔,事情來得有點「無厘頭」,

有天在工作室跟拍檔聊天,說起南京特產食物鹽水鴨,當地很多人買真空包裝來送禮,但真空包裝鴨肉很難吃,收到的吃完肯定不開心。

只是閒話家常,卻啟發陳建勳用這款南京特產食物做創意產品,「至少年輕人收到會開心。」

陳建勳把鹽水鴨變成毛公仔,第一批共做了200隻,塞滿7個紙箱,

那時候工作室上軌道,接了很多工作,我和拍檔忙到天昏地暗,哪有時間賣公仔?

梅花油的鴨公仔外型搞笑,受年輕人歡迎。圖為環保袋,售約48港元。(相片來源:iMoney智富雜誌)

200隻鴨公仔丟在工作室一角整整一年後,一宗勞資糾紛不僅令鴨公仔重見天日,更意外地成為工作室的首個創意品牌。陳建勳當時請了一位女實習生,但她幹了一周便辭職,

她抱怨沒有工資,但上班時說好只有車馬費和包伙食,我又不想大家不歡而散,便隨手送了兩隻鴨仔給她。

幾天後這位女生跑回來,說要做鴨公仔的代理商,忙於在工作室「接Job」的陳建勳對於有人幫忙清貨,自是求之不得,一口答應女生。

接下來的事情,卻令陳建勳愈發覺得不對勁,「這位女生竟然在3個月內把我們200隻鴨仔賣光,還要追貨。」他跟拍檔覺得奇怪,於是開了淘寶店看看反應,結果幾日才賣出一隻,女生究竟從甚麼渠道賣貨,直至今天仍是個謎。

更不可思議的是,數月後他接到內地朋友口訊:「你的鴨仔上電視啊!」原來電視台拍到韓星把粉絲送的禮物舉高拍照,其中包括他設計的鴨仔。

當時注意力全放在工作室上,但那個韓星拿着鴨仔拍照後,鴨仔在淘寶店的銷量開始增加。

去年年初江蘇衞視春晚,港星王祖藍夫妻檔表演,王祖藍也拿着陳建勳的鴨仔載歌載舞。

香港藝人王祖藍(左)去年在江蘇春晚拿着陳建勳設計的鴨公仔表演。(相片來源:iMoney智富雜誌)

老翻湧現 耗時兩年追究

鴨仔走紅,身為「生父」的陳建勳開始察覺時,原來已經出現假貨,「最令我們憤怒的,是我們向淘寶投訴,對方竟然要我們向專利局再申請一份終極證明才肯處理。」他解釋鴨仔已申領國家外形專利,相關文件已交淘寶,但對方竟「多此一舉」要求再交一份終極證明,待專利局再發終極證明,已經是半年後。
陳建勳和拍檔控告侵權的公司,其中一間法庭判罰對方賠4萬元了事,但官司糾纏半年期間,對方仍然在賣,影響「真鴨仔」的銷情。

我們改變策略,不用法律手段,改用行政手段,要政府知識產權局介入,勒令對方立即停產。

陳建勳跟假貨糾纏近兩年,最後發現要求侵權人登報道歉最有效。(相片來源:iMoney智富雜誌)

但他指,要政府部門介入,花上的力氣更大,包括搜集證據和數據,例如「放蛇」買貨,並要獲取蓋上公司印章的貨單等,然後再到公正行取得證明等。

此外,他們亦不要賠償,只要侵權方登報道歉,

這個你有所不知,內地最大的毛公仔批發基地正是江蘇揚州巿,其中一間侵權的公司正是在揚州巿,我們要求對方在當地最大報章登報道歉,並登出我們的產品及專利號,當地人大多看報紙,換言之整個揚州巿都會知道,包括那些毛公仔批發商及生產商。

他說很多侵權人都願意花5,000多6,000元登報道歉,因為較幾萬元的賠償來得划算。

不過,最令陳建勳震驚的是,其中一間侵權人更大膽地把假鴨仔供應到揚州一間國際知名的五星級酒店做擺設,而對方是一個比他年輕10年的「九十後」青年。對方在調解程序時跟陳建勳見面,「他廿多歲,完全不覺得侵犯知識產權是問題,但最令我生氣的是,我們先前給他兩次警告,完全不理會,見面時則一味推說不知道、不清楚。」

經過兩年的反侵權行動,陳建勳坦言假貨相對減少了,但未完全杜絕,「我不可能每周到批發巿場視察。」鴨仔的銷量穩步上揚,更有來自上海、福建的商戶主動接觸要求做代理,現時大小鴨仔綫上綫下每月銷量約3,500隻,買的多是年輕女性。另外,還有衍生的萬字夾、環保袋等產品,「這3年鴨仔共賣出超過3萬隻,以毛公仔來說是不錯了,但當然未去到爆款熱賣。」

銷量續升 曾代南京外訪

陳建勳為鴨仔成立「梅花油」品牌,由標誌到名字的設計竟有點1970年代的香港懷舊感覺,但當事人有另一個解釋:

梅花是南京巿,油是取自普通話『友』的諧音,年輕人喜歡得意趣怪嘛。

圖為鴨公仔衍生出來的萬字夾創意產品,每包6個約售11港元。(相片來源:iMoney智富雜誌)

這個充滿南京色彩的鴨仔,於2015年更獲南京巿巿民投票選為最代表南京巿產品之一,成為當地政府到意大利米蘭參展時送給外賓的禮物。
最令他意想不到的是,這隻傻氣鴨仔成為他工作室的救星。面對內地經濟下滑,陳建勳坦言工作室的業務正萎縮,營業額跌了兩成,相反鴨仔銷量卻上升,此消彼長下,令工作室仍然保持健康的收入,

以前鴨公仔業務是不搭邊,我們甚至不想理,但現在是一半一半,一半接外工作,另一半是開發鴨仔產品及營銷。

世事太多意想不到,但陳建勳說,他肯定仍會做設計工作,還計劃在深圳開分公司,日後可以多回香港幾趟,跟父母和妻子吃飯見面。

(節錄)

全文刊於《iMoney智富雜誌》第481期(收費閲讀)

iMoney智富雜誌facebook

【其他熱話】有沒有撞名?2016年嬰兒中文姓名排行榜

【其他熱話】 取消航班無通知 港男滯留杭州12小時:非常憤怒

【其他熱話】方東昇一個背包遊世界 背囊內藏打印機?

【其他熱話】結婚派利市參考價 派幾錢不失禮?

撰文 : iMoney智富雜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
訂閱《香港經濟日報》電郵通訊
收取第一手財經新聞資訊 了解更多投資理財知識 提交代表本人同意收取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所發出的推廣訊息,你也可以查閱本網站的私隱政策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