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同事叫老屎忽

商業 13:11 2016/04/22

分享:

每個辦公室裡頭,都會有一個何其尊貴的同事。他每天必定遲到不少於15分鐘的時間。他回到座位的時候,手上一定拿著早餐。他耳朵有時候聽不到桌上電話的響聲,因為他正專注於電腦上的forum或新聞。

他總是很餓,比一般同事早至少15分鐘開始lunch time。他很有禮儀,以致吃飯的速度較慢,總是比一般同事遲至少15分鐘完結lunch time。

當整個office都處於作戰狀態,他還是散發著在歐洲享受high tea的態度過活。他處變不驚,無論你顯得多焦急,他還是比樹懶更悠閒地接收資訊。

他體力有限,他的手不可以翻多於兩頁的紙張。他會給自己定下每天的目標,例如一天不send多於一個memo,不打多於兩個email,必定照辦。

他職位不高,但階級為萬人之上,低如清潔姐姐高如CEO也要向他微笑鞠躬。他不畏強權,絕不跟從職級行事,忠於做自己,跟隨自己的心情工作。

他地位孤高得如皇上,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已,只可供奉而不可命令已。

他不多言,閒時只會有數句簡潔的對白,包括「我唔知道」,「呢啲唔係我做」,「我唔係負責呢樣野」。

他黑白分明,不是他負責的東西,絕不動手。當全公司活在香港的節奏時,他實行著加拿大的生活情調,實行慢活。

他身手很敏捷,屁股決不離開座位,頭部只會向左或右搖擺,時鐘踏到五時半的那刻會以秒速衝至門口。

他們人生經驗很豐富,對於自己的形象,責任感,世間的眼光都看得很輕很輕。他們不在意工作有沒有準時完成,他們只在意下午茶有沒有加價。

他用心良苦,怕後輩們會被時間磨蝕鬥志,總是定期燃起他們內心的那團火,怒火。我由衷地希望能夠學習到他們那種懶惰到什麼都不做也可以理直氣壯地回應的志氣。

拜託。當我老了,一定要讓我當個老屎忽。我願意擔起這薪火相傳的巨大責任。

原文刊於寧若曦Facebook專頁,獲作者授權轉載。

開啟hket App,閱讀全文

撰文 : 寧若曦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
訂閱《香港經濟日報》電郵通訊
收取第一手財經新聞資訊 了解更多投資理財知識 提交代表本人同意收取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所發出的推廣訊息,你也可以查閱本網站的私隱政策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