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的士司機:香港都有好人好事

商業 16:03 2016/04/08

分享:

「司機你好後生喎!」這是80後兼職的士司機T仔開工時,最常聽到的一句。後生遙遙,愛駕車,他說除了貨車,其他車牌都已考到手。

其實我可以揸小巴、巴士,但我揀的士,因為最自由。

腳踏油門,隨心在馬路上馳騁,看看下一個「老細」在何方。對T仔來說,每一個乘客都是一個故事,當乘客上車,車頂燈關掉,的士車廂就變成一個奇妙的空間,或是談天說地,或當司機如空氣,各有樂趣。

很有趣,乘客會當司機不存在,試過有一男一女,應該是上司下屬,言談間說起老婆的事,但下車前,兩人親吻了好久才願分離。

T仔不諱言愛「食花生」,但若乘客有需要,也樂意幫一把。當其他司機嫌老人麻煩,直行直過,T仔卻會「自找麻煩」:

去老人院載老人家,先搬老人上車,再搬輪椅,但其實只是落山收22元。

費力費時的22元,他賺得開心。不過,在做好人和賺錢之間,他心裡藏着一把尺:「應該收的就要收足。」濫做好人,對同行不公平,亦影響行業生態。但凡事都有例外,T仔的例外暫時只有一次。

義載女同學 決心宣揚好人好事

那一次的主角,是凌晨1時在藍田上車的一位女同學。她打開車門探頭問:「64蚊夠唔夠入將軍澳?」T仔看出她十分焦急,邊開車邊決定今趟不收車資。

車停下來,咪錶顯示79元,還未計算隧道費。經過一番推搪,女同學堅持付了僅餘的64元。

相片來源:我的你的紅的Facebook

T仔素常在社交平台分享的士上的趣聞軼事,這次亦成了他筆下另一個故事。可故事並未完結。

不知是世界真細小,還是網絡太強大,不出一天,讚好數千、轉載數百,女主角更現身留言感謝,T仔亦執意將車資歸還。

經此一事,T仔暗自下了一個決定:

每天打開報紙,沒有一件好事,我希望可以繼續寫,讓更多人看到香港都有好人好事,的士佬都有好人!

司機乘客多誤會 全因溝通不足

的士佬都有好人?在許多人眼中,「的士佬」脾氣不好、橫衝直撞、不是好人,T仔亦曾經這樣想。直到現實中易地而處,自己當上「的士佬」,方才明白不是孰對孰錯,是糾纏難解的誤會。

頭號誤會,非「兜路」莫屬。

乘客上車,拋出目的地,一雙金睛火眼盯着前方看,車頭一轉入陌生路口:「你做咩兜路?想呃我錢!」最後落得大罵一場,或是臭臉數張。

T仔語帶不忿為司機申冤:

去同一個地方有N個行法,你行開條路不等於是最短路程,加上每個客要求都不同,有人要最快,有人要最短,可以有很多不同選擇。

他坦言,曾被無故冠上「兜路」罪名,內心很不好受,「司機都是人,人都有情緒,揸的士都是打份工,工作不如意,不開心也很正常。」

平常安坐的士後座,聽司機談的都是社會政府民生,像T仔般認真思量行業生態的,實在少見。他繼續分析,乘客慣性懷疑「兜路」、的士「冚旗」挑客等種種,說到底是源於溝通問題。

乘客有權,司機有責,一人退一步、說一句,誤會自然釋除。

例如乘客可主動提出路線,或是在半夜要去偏遠地方時,體諒司機正預備收工、不順路,考慮坐另一架?

「不過」,他想了一想,隨即補充,「如果是平常時間、普通地點,請不要問,見車就上。」司機挑客,是被乘客縱壞,和孩子挑食,是被父母寵壞一樣的道理。

「大家都是香港人」

馬路上有一「魔咒」:手一握着軚盤,眼神就添殺氣,凡阻我者「呠」,「爬頭」者誓必一拼。T仔認真道:

司機乘客、掛香港車牌的,大家都是香港人,為何不能多一點尊重、包容和體諒?

憶起祖母臨終前,他曾踏盡油門,以車速150從新界飛馳到港島,只為見親人最後一面。自此,他學會了在發怒前,想一想對方或許有苦衷,或許是趕着見誰的最後一面。

真相是甚麼?不必在意,重要的是將心比己,自己也好過一點。

接受TOPick訪問前,T仔早表明不願多說私事。記者探口風問,有沒有想過做多久?他輕輕一笑,「變幻原是永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
訂閱《香港經濟日報》電郵通訊
收取第一手財經新聞資訊 了解更多投資理財知識 提交代表本人同意收取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所發出的推廣訊息,你也可以查閱本網站的私隱政策使用條款